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曹操率军当农民,张辽奇袭天柱山

来源:讲历史2016-09-25 21:21:51责编:鹅卵石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建安十四年七月,曹操不顾荆州江陵前线的粘胶战,指挥着自己在家乡训练的水军开向了扬州合肥,是不是为解江陵之围而开辟第二战线?不好说,反正江东军总得来应付一下吧?孙…

建安十四年七月,曹操不顾荆州江陵前线的粘胶战,指挥着自己在家乡训练的水军开向了扬州合肥,是不是为解江陵之围而开辟第二战线?不好说,反正江东军总得来应付一下吧?

孙权甚为紧张,当然要集结手边的部队于江淮前线,但等待许久却不见曹军从合肥出击南下,这曹操在干什么?

这曹操的心思谁也不好猜透,竟然是来慰问军烈属来了!

曹操在合肥发表了自己的辛未令:“曹某自起兵之始,大军则征伐未断,或遇病疫瘴气,士卒魂断他乡,以至兵丁家室怨旷,百姓流离失所;而孤以仁治世,怎肯乐于如此?实是情非得已,被迫兴师。此令:出征将士亡于战事,家无田产难以自存者,县官不得断绝米粮,长吏勤予抚恤,以称吾意。”

第二件事长江对岸的孙权更摸不透其用意,及至大悟时,数年已过,孙权方才尝到苦头:曹操率大军到扬州种地来了。

曹操发动扬州郡县长吏,招民开荒屯田,在孙权的家门口种起了庄稼,这是要与孙权长期的耗下去?

实际上这都是表面现象:曹操大军屯于合肥是为了内部的隐患,庐江郡将发生的叛乱。

赤壁战败,周围的形势一下变得微妙起来,说恶化倒还没到那种程度,但已经不容屁股被戳装睡着了:刘备、孙权现在勾肩搭背好似正在度蜜月――这是摆明了的死敌;益州刘璋跟风转舵,已经公开与刘备眉来眼去;西凉马超、韩遂阳奉阴违,小动作不断,公开反叛只是时间问题;就连那汉中尿壶大的一块地方也开始蠢蠢欲动,张鲁正在积极扩军备战,准备对付哪个?难说是他口中喊的:兵向益州。

这还只是外部明患,内部的暗疾才最容易致命!赤壁刚败,庐江营帅雷绪便公开叛乱,曹操派夏侯渊督诸将平叛,然却虽胜无益,庐江雷绪竟带着数万精壮兵丁投奔了那可恶的刘备,致使刘备如虎添翼! 

已经损失了的暂时不去想它,有损失苗头的却不能不注意:庐江人陈兰、梅成最近各自集结兵力于灊山、天柱等六县,据准确情报二人欲叛曹独立,莫非要再出雷绪第二、第三、第四……!

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陈兰、梅成公开宣布叛曹,曹操带来的大军派上了用场,杀鸡用上了牛刀,兵分两路,分别讨伐,决不能就这样轻易的丢弃庐江郡。

实际上现在的庐江郡也只有一半掌握在曹操手里,基本上是以庐江中部东西走向的灊山为界,山南被孙权控制着,灊山以北才真正在曹军手里,由于后勤供应受到灊山的阻隔,曹操大军无力越山作战,兵少却又难以在江北山南的狭小地域站住脚,所以双方也就形成了默契:分治庐江。

陈兰、梅成的叛变打破了庐江的平衡,曹操当然不能任其丢弃,派出了于禁臧霸等征讨梅成;张辽督帅张郃、牛盖对付陈兰,战斗首先由于禁、臧霸打响了。

于禁治军严整,作战稳重,采取了稳步推进的堡垒战术,大军近乎四面威逼,那梅成的庐江军就是想学雷绪也不可能做到。

但人家梅成却压根没想学雷绪率部投刘备或孙权,而是学的袁谭、高干等人的暂降手法,一经祭出,极为灵验,于禁大喜望外,不战而屈人之兵,尽显将军将才也!

于禁解围撤军,回合肥去向曹操报功,大军还在中途,梅成复叛的消息却先传到了于禁的耳朵,于禁欲待回师,却是迟了,梅成伪降的目的就是争取脱身的机会,已经率部投奔了陈兰。于禁欲兵向陈兰,陈兰也不会等着挨打呀,二人合军后即退入了灊山,那已经是属于张辽的活路了,不好去上门争功吧?

其实,这功却不是易立的:灊山中有天柱山为主峰,山势险要,高峻二十余里,刚进山还有狭道婉转而上,步兵还能勉强攀爬,接近峰顶时,却连山路也不存在了,就连陈兰、梅成也是以绳索系身如同进行攀岩运动般才登上去的,这种军功怎么立?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