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风云人物

不堪寂寞 潘金莲嫁给西门后的几番偷情

2016-03-28 23:28:36 来源:讲历史 责编:讲历史

潘金莲私仆受辱

自从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这一来,丢得家中众妇都闲静了。别人犹可,惟潘金莲欲火难禁,每天粉妆玉琢,走在大门首倚门而望。有一日,妇人托玳安悄悄送入一帖儿去,尽诉思妇离恨。不想被李桂姐抢入手中,装痴撒娇地恼了。慌得西门庆当着众人面前,把帖子扯得稀烂,踢了玳安两靴脚,传话归来:“家中哪个淫妇使你来,我这一到家,都打个臭死!”玳安回家哭诉了一遍,月娘、玉楼、金莲都不乐。

潘金莲在月娘处骂着李家千淫妇、万淫妇的恰被李娇儿走来窗下听见,怀恨在心,自此两人也结下了仇。

再说当初孟玉楼过门,带来一个小厮叫琴童,年约十六岁,“生得眉目清秀,乖滑伶俐”。西门庆教他拿钥匙、打扫、看管花园,晚间只在花园门前一小耳房住。琴童时常在金莲、玉楼面前“专献小殷勤”,金莲喜欢他,常叫他入房,赏酒与他吃。此后两个朝朝暮暮,眉来眼去,都有意了。如今西门庆不归,潘金莲捱一刻似三秋,晚间打发丫头睡下,“推在花园中游玩,将琴童叫进房,与他酒吃,把小厮灌醉了,掩闭了房门,褪衣解带,两个就干做在一起”。自此天天如此,妇人还把金裹头簪子两三根插在他头上,把裙边带的锦香囊股子葫芦儿也给了他。

日久,琴童在外与小厮们吃酒耍钱,露出圭角。这风声传到孙雪娥、李娇儿耳内,两人就去对月娘说。月娘不信,但后来秋菊也看见了,月娘才甩手任她们去告诉西门庆。西门庆此日上寿刚回来,一听此言,顿时大怒,走到前边坐下,一片高声叫拿琴童。潘金莲慌忙里使春梅把琴童叫入,嘱咐千万不能说出来,要去了簪子,却忘记了锦香囊葫芦。西门庆将琴童采了去,从头上找簪子不着,又令剥了衣服,扯去裤子,竟露出了香囊来,顿时用揽杆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然而琴童一口咬定这是拾来的,西门庆无奈,令家人将他寻去双鬓,赶出大门去了。

西门庆处理完琴童后,随即便进潘金莲房来,妇人战战兢兢上去接衣服,被一个耳刮子打来,跌了一跤。西门庆手拿马鞭,叫春梅关闭花园角门,喝令金莲脱光衣服在花架底下跪着,先问簪子之事,妇人叫屈,说都在,西门庆于是拿出锦香囊葫芦来,向她身上“飕”的一马鞭子,问这是怎么回事?妇人支吾着,说是掉在花园里的。这个正与琴童说法相合。西门庆这时因没有了主张,便搂过春梅来问。春梅便撒娇撒痴,说哪会有这事,“这个都是人气不忿俺娘儿们,作做出这样事来”,“爹你也要个主张,好把丑名儿顶在头上,传出外边去好听?”这几句把西门庆说的一声儿没言语,丢了马鞭子,叫金莲起来穿上衣服。潘金莲平日被西门庆宠的狂了,今日讨这场羞辱在身上。正是:

为人莫作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

潘金莲遭打受辱的第二天,正是西门庆生日,周守备、夏提刑等许多官员来祝寿饮酒。西门庆用轿子接了李桂姐并两个唱的,来家唱了一日。李娇儿因侄女儿来,引着桂姐拜见月娘众人,使丫头请金莲。然而请了两遍,金莲不出来。桂姐亲自去花园角门求见,但金莲使春梅将角门关得“炼铁桶相似,就是樊哙也叫不开”。这花娘遂羞讪满面而回。

第二天,西门庆往李家院中来,桂姐迟迟不出,入其房,却见她弄得乌云散乱,粉面慵妆,裹衾面朝里而卧。西门庆问时,被她反手向脸上一扫,调拨潘金莲如此这般不敬。西门庆于是说:“你不知我手段!除了俺家房下,家中这几个老婆、丫头,但打起来也不善,着紧二三十马鞭子还打不下来,好不好还把头发都剪了!”桂姐因激他:“你若有本事,到家里只剪下一绺子头发拿来我瞧,我方信你是本司三院有名的好子弟!”西门庆当下与她拍手,歇了一夜。

[page] 第二天西门庆回到金莲房中,令妇人脱去衣服,跪在地下。吓得妇人以为又要寻衅,柔声大哭,春梅也出来劝说。西门庆呵呵笑道:“我且不打你……要你顶上一绺儿好头发。”他假说要用作编网巾用,妇人信以为真,果真齐臻臻剪下一大绺来,用纸包放在他顺袋内。金莲当下倒在西门庆怀中,娇声哭道:“奴凡事依你,只愿你休变了心肠!随你前边和人好,只休抛闪了奴家。”是夜与他欢会异常。到次日,西门庆起身,妇人打发他吃了饭,出门骑马,送到院里。桂姐便问:“你剪的头发在那里?”西门庆道:“有,在此。”桂姐一面叫桂卿陪着西门庆吃酒,迅速走到背地里,将那绺头发,“早絮在鞋底下,每日踹踏。”却又把西门庆缠住,连过了数日,不放回家。

潘金莲惊散幽欢

那日,西门庆冠带着,出城南三十里往刘太监庄上赴席。众妇人等在花园内吃酒顽耍,先在卷棚内,后搬到山子高处的卧云亭上。潘金莲在山子后的芭蕉丛深处,将手中白纱团扇儿扑蝴蝶为戏,不防陈经济往门外讨银回来,走到金莲身后,两人正嬉戏着,正巧被瓶儿看见,陈经济急忙躲在山洞里。谁知瓶儿一走,金莲记挂着经济还躲在洞里,叫经济出来。经济道:“里面长出这些大头蘑菇来了”,哄妇进去瞧蘑菇,他就折叠腿跪着,要和妇人云雨,这里两人正搂着亲嘴,那里吴月娘要叫瓶儿去投壶玩。结果官哥儿被一只大黑猫吓唬了,便把陈经济和潘金莲要干的好事冲散了。

且说陈经济因与潘金莲不曾得手,耐不住满身欲火,见西门庆吃酒到晚还未来家,依旧闪入卷棚后面,探头探脑张望。原来潘金莲被陈经济鬼混一场,也十分难熬,正在无人处手托香腮,沉吟思想。不料陈经济三不知走来,黑影子看见了,恨不得一碗水咽将下去,就大着胆悄悄走到背后,将金莲双手抢住,便亲了个嘴,说道:“我前世的娘,起先吃孟三儿那冤家打开了,几乎把我急杀了。”金莲不提防,吃了一吓,回头看见是经济,心中又惊又喜,便骂道:“贼短命,闪了我一闪,快放了,有人来撞见怎了!”经济哪里肯放,便用手去解她裤带,金莲犹半推半就,早被经济一扯扯断了。金莲故意失惊道:“怪贼囚,好大胆,就这等容容易易要奈何小丈母!”经济再三央救道:“我那前世的亲娘,要经济的心肝煮汤吃,我也肯割出来。没奈何,只要今番成就成就。”金莲桃颊红潮,情动久了,初还假做不肯,乃被经济累垂敖曹触着,就禁不得把手去摸。经济便趁势一手掀开金莲裙子。金莲恐散了头发,又怕人来,推道:“今番且将就些,后次再相聚,凭你便了。”一个达达连声,一个亲亲不住,厮并了半个时辰。只听得隔墙外簌簌地响,又有人说话,两个一哄而散。

经济云情未已,金莲雨意方浓。却是书童玳安拿着冠带拜匣,都醉醺醺地嚷进门来。西门庆到吴月娘房内,月娘不接纳他,只好往潘金莲房中去了。一见西门庆进来,忙笑迎道:“今日吃酒,这咱时才来家。”西门庆也不答应,一手搂将过来,连亲几个嘴。

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且说西门庆死后,应伯爵约会了谢希大等七个朋友,每人出了一钱银子,凑了七钱银子,备张桌面名为祭西门庆之灵,实诓嘴吃。众人祭毕,陈经济下来还礼。请去卷棚内,三汤五割,管待出门。那日院中李家虔婆,听见西门庆死讯,也备了一张祭桌,使李桂卿、李桂姐前来烧纸吊问。月娘不出来,李娇儿、孟玉楼在上房管待她们。桂卿、桂姐悄悄对李娇儿说:“俺妈说,人已是死了,你我院中人,守不的这样贞节!……不拘多少时,也少不的离他家门。”教她手里有东西,悄悄交李铭捎了家去防后,李娇儿听记在心。那日又有韩道国妻王六儿,亦备祭桌来给西门庆烧纸,无人出来陪侍,并被吴月娘痛骂一顿,还是吴大舅出来劝解,并说明“他男子汉领着咱偌多的本钱”,才让孟玉楼出来圆场,还礼陪吃。

原来陈经济自从西门庆死后,无一日不和潘金莲两个嘲戏,或在灵前溜眼,帐子后调笑。于是赶人散一乱,众堂客都往后边去了,小厮每都收家活,这金莲赶眼错捏了陈经济一把,说道:“我儿,你娘今日成就了你罢。趁大姐在后边,咱就往你屋里去罢。”经济听了,得不的一声,先往屋里开门去了。妇人黑影里抽身钻入他房内,更不答话,解开裤子,仰卧于炕上,双凫飞肩,叫陈经济奸耍。正是:

[page] 色胆如天怕甚事,鸳帏云雨百年情。

金莲解渴王潮儿

却说潘金莲到王婆家,王婆安插她在里间,晚夕同她一处睡。她的儿子王潮儿,也长成一条大汉,笼起头去了。还未有妻室,外间支着床睡。这潘金莲次日依旧打扮乔眉乔眼,在帘下看人。无事坐在炕上,不是描眉画眼,就是弹弄琵琶。王婆不在,就和王潮儿斗叶儿、下棋。朝来暮去,金莲又把王潮儿乱刺上了。晚间等着王婆子睡着了,妇人推下炕溺尿,走出外间床上,和王潮儿两个干事,摇的床子一片声响,被王婆子醒来听见,问哪里响。王潮儿道:“是柜底下猫捕老鼠响。”王婆子睡梦中,喃喃呐呐,口里说道:“只因有这些麸面在屋里,引的这扎心的半夜三更耗爆人,不得睡。”良久,又听见动弹,摇的床子咯吱吱响,王婆又问哪里响。王潮儿道:“是猫咬老鼠,钻在炕洞底下嚼的响。”婆子侧耳,果然听见猫在炕洞里咬的响,方才不言语了。妇人和小厮干完事,依旧悄悄上炕睡去了。

那时陈经济听得金莲出来,在王婆家聘嫁,便提着两吊铜钱来看她。谁知王婆知他是西门庆女婿,与妇人有奸,便拦着不让见,说要见一面给我五两银子,见二面给十两银子,要娶她给一百两银子。陈经济跪在地下求饶也无用,只得拔下一对金头银脚簪子,才勉强得见金莲一面。当下金莲扯住经济只顾哭泣,经济则与她商议,要休了西门大姐,娶她到家,假名托姓永远团圆,做个夫妻。但王婆口口声声说,必须一百两,丝毫不松下口来。陈经济“答应动身往东京他父亲处,去取这一百两银子来”。还说:“多则半月,少则十日就来娶。”金莲道:“上紧取去,只恐来迟了,别人娶了奴去了,就不是你的人了。”陈经济听言,到家收拾行李,次日早晨就雇了牲口,连夜兼程往东京去了。

Copyright © 2015-2018 讲历史 www.jiangli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晋ICP备200061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