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民勤方言笑话

来源:讲历史2018-01-30 09:20:49责编:桂婷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解放前某一日,乡下亲家进城办事,事毕即将出城邂逅城里亲家。“吁啊——桑(“啥样”的合音)风把亲家刮的城里了!”城里亲家惊喜地说,“浪(“那么”的合音)就乔(请)…

解放前某一日,乡下亲家进城办事,事毕即将出城邂逅城里亲家。

“吁啊——桑(“啥样”的合音)风把亲家刮的城里了!”城里亲家惊喜地说,“浪(“那么”的合音)就乔(请)屋里走!”“啷彼亲家好的没噻?(指问亲家母)我还忙哩,今个就不去(qi)了。”“走也走的门啊了,走了走吧呦——”

“不了——去了麻烦烘烘的。”

“浪(那么)臧(怎样)做呢?,就已不去,我们不勒就馆子里吃些了走俅子!”“走俅子是个桑吃头?”乡下亲家很纳闷,“浪也行。”

于是,二人来至饭馆。买票,端饭。原来是肉包子,但乡下亲家从未吃过,便以为此乃“走俅子”。至家诉于妻子:“今个碰着城里亲家,彼请的我吃了些走俅子,太香,鬼日的!多会了我们再吃回走。”事隔不久,妻子经常念叨要吃“走俅子”,二人便来至城中。

“给我们来些‘走俅子’!”丈夫高呼。不料跑堂的错听为“揪片子”,于是端来两大碗素揪面片儿。“你说的臧个就是‘走俅子’奥?臧个我们还不如到屋里各家做上吃起!”妻子很不以为然。“就是说噻?上次连亲家来吃的‘走俅子’,里头彼还包的肉哩,今个倒灶鬼日的臧光是些走俅子皮皮子了?”

2、天之然

儿子:

爹,你就不勒说了,来个杂八怂狗日的,一天价心就面在克囊里放的开。夜黑勒窝从乡里上来到租哈房子的来些,娃娃阁人在屋里哭的吱哇哇呢,彼格思由马行缰地跟上人到梦梦圆舞厅跳舞七了。窝打电话彼还白比鸟道地说在彼姐姐家里,结果格思叫我按的舞厅里了,彼才比底无言了。舞厅里黑迷捂天的,彼格思来浪个半阔子老汉抱的紧捂捂的,跳的个汗蛋蛋。促着窝来了,彼含足故的佯求不睬的,装的个认不得。窝恨不得把来个贼古抓东西怂毛给她绒掉呢!

爹:

你介个勺娃子鬼日的,开学的来阵子,窝说不叫你媳妇子在城里伺候学生七,你勺头茄上,比犟的很,非叫七。介哈好了三,彼格思在城里狗连歹呢,你在乡里一天苦的跟土求操哈的四个,划求的个桑帐三?

儿子:

爹彼说的介个成现话,彼来阵子格思诰的虚情面白的,比水嚎亮,说娃娃住校劣障的很。谁知道彼车没打狗心就按好呢开,只要捏国的足上两顿饭,娃娃一走学,彼就上网七了,彼勒个比式干手机,桑生也比比比响呢开。

爹:

凑货七吧,浪你说藏足呢三?对货的娃娃考上学了,你赶紧收敛回来吧!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