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一种值得关注的现象

来源:讲历史2017-10-11 09:11:56责编:桂婷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在国家京剧院刚刚开业的梅兰芳大剧院,张火丁又一次贴出了她的代表作《江姐》。票房火爆,观众热烈自不必说,与以往《江姐》演出所不同的是在演出结束时参加谢幕的是两位江…

在国家京剧院刚刚开业的梅兰芳大剧院,张火丁又一次贴出了她的代表作《江姐》。票房火爆,观众热烈自不必说,与以往《江姐》演出所不同的是在演出结束时参加谢幕的是两位江姐。一个是火丁,另一个则是青年程派演员周婧。火丁在剧中只演“绣红旗”和末场两段戏,其余则都有由周婧扮演。谁能想象的出,这样的安排,竟是火丁自己向领导提出的。在演出中观众感到周婧的唱念和表演酷似火丁,可见火丁提携后学并不只在口头上。

老戏班有句谚语“宁给二亩地,不让一出戏。”可以理解,创作一出能够“唱得开”,“叫得响”,“留得下”的好戏,对于一个京剧演员来讲,是要负出无数艰辛和心血的。然而,火丁却能反其道而行之,在她正当红之时就把自己拍过电影,参加过国际戏剧节的代表作品传授给青年人。这是一种现象,一种既是久违了的,又是具有时代特色的现象。尽管这种现象并没有引起抓导向的领导和猎奇的媒体的敏感关注,我却认为这是一股与时下的浮燥近视之风,奸巧功利之气迥然不同的清新风气。是一种值得关注的现象。

这种现象在国家京剧院的悄悄出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2003年底,邓敏主演的创新剧目《图兰朵公主》刚刚在长安戏院,保利剧院连演二十六场,正当好评如潮时,她就主动支持李红梅接演全剧走进大学校园。张建国在《沪水彝山》获得京剧节金奖后,将要出征全国艺术节之时,竟把在长安大戏院的重要演出,让B组演员李文林担纲挑梁。在梅兰芳大剧院开业时的旺季演出中,无论是青年演员马翔飞主演的《智取威虎山》,还是周婧参演的《江姐》,他(她)们在谢幕时身边站的是黄炳强、魏积军、吕慧敏、毕阳、甄建华、陈真治、于军、吕昆山、李文林、阎世奇等一大批参加国家一级演员和赵永墩、徐梦珂、唐荷香等参加演出的优秀研究生。

2008年新年伊始,国家京剧院三团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的《杨门女将》提纲主演的郭凡嘉、张兰虽名不见经传,但站在她们周转的却是张建国、李文林、王润菁、吕昆山、严世奇等一批国家一级演员,这景象令人欣慰、让人兴奋。

透过国家京剧院的这种演出现象,笔者看到的不仅是一种艺术院团培养青年人的方式,而且是一种久违了的艺术规律,是一种团队的精神,是一种振兴京剧的理念,是一种代表明天的价值取向。

好戏的传承是要靠一代代艺术家不断演出,修改,锤炼才能实现的,“好角儿”的现身,是要有真才实学的前辈在舞台上的传、帮、带,才能培养出来的。梅兰芳的成名,离不开王瑶卿、杨小楼的提携:张君秋的成派;离不开马连良、裘盛戎的提挈;杜近芳的出现不能不说李少春、叶盛兰功不可没。这是培养京剧“好角儿”的规律,是一种久违了的,又不能否认的艺术规律。

京剧是综合艺术,不是歌星、笑星。要靠一个由高素质人群构成的一台戏,要靠行当齐全的一颗菜,要靠有团队精神的一个整体。“好唱戏的”,都得先做“唱好戏的”。没有一台完整的好戏,“好角儿”是捧不成名,炒不成名的。马、张、谭、裘是如此,李、袁、叶、杜也是如此。

振兴京剧喊了多少年,好戏确实排了不少,得奖的也不在少数,可是继承,传留者凤毛麟角;“梅花”开了许多,昙花一现,稍纵即逝者不在少数。确是为何?重创作而轻传播,重角儿而轻戏,重争奖而轻演出,重眼前虚名而轻振兴实效之故也。其结果只能是,忙活了一阵子,热闹了一阵子落得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张火丁、邓敏、张建国“舍得”自己创作的精品剧目传授他人演出,是一种理性化的振兴京剧的行为,必将收获“无心插柳”的喜悦和功绩。

要营造我们民族的精神家园,得有一大批树立信息时代价取向的艺术家。如果仅有一些,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见个人眼前功利,不见事业明天的人,恐怕京剧的振兴和我们的精神家园也只能是一张美妙的蓝图。

国家京剧院这种悄悄出现的现象,是一种十分可喜的现象。是一种京剧事业有希望的现象。是一种营造精神家园需要弘扬和蔚成风气的现象,是一种值得关注的现象!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