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二堂舍子(下)

来源:讲历史2017-07-30 10:58:02责编:桂婷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沉香、秋儿(同白)是孩儿打死的。刘彦昌、王桂英(同白)嗯……我谅你也不敢。我这才明白了。我这才明白了……王桂英(白)老爷明白何来?刘彦昌(白)夫人明白何来?王桂…
沉香、
秋儿(同白)是孩儿打死的。
刘彦昌、
王桂英(同白)嗯……我谅你也不敢。我这才明白了。我这才明白了……
王桂英(白)老爷明白何来?
刘彦昌(白)夫人明白何来?
王桂英(白)妾身问到秋儿,秋儿言道:秦府官保,是他哥哥打死的;他站在一旁,连手
也未曾动啊!
刘彦昌(白)这就不对了。下官问到沉香,沉香言道:秦府官保,是他兄弟打死的,他站
在一旁,都都都吓傻了哇。
王桂英(白)我想此事一定是沉香。
刘彦昌(白)一定是秋儿。
王桂英(白)一定是沉香。
刘彦昌(白)哎!我想此事,一不是沉香,二不是秋儿,是我刘彦昌私自出衙,将人打
死。
家院搭轿!
王桂英(白)哪里去?
刘彦昌(白)去到秦府,替你两个儿子偿命哪!
王桂英(白)老爷呀!想秦府官保,并非是两个奴才打死的,乃是我王桂英私自出衙,将
人打死。
丫鬟搭轿!
刘彦昌(白)夫人哪里去?
王桂英(白)去到秦府,替你那儿子前去抵命啊。
刘彦昌(白)夫人,你言来语去,下官倒明白了。
王桂英(白)明白何来?
刘彦昌(白)此事若是沉香将人打死,就该带沉香前去抵命。
王桂英(白)若是秋儿呢?
刘彦昌(白)也叫沉香前去抵命。
王桂英(白)却是为何?
刘彦昌(白)夫人你想啊!那秋儿在外面闯下祸来,回到家来,叫道一声父,有下官与他
作主;叫道一声娘,有夫人替他担待。想那沉香,下得学来,叫道一声父,
下官眼巴巴不能与他作主;叫道一声娘,啊夫人,他的娘你是晓得的。看将
起来,还是叫我那少娘无母的孩儿前去偿命啊。
(叫头)沉香,我儿!唉,儿啊!
(王桂英扑向沉香。)
王桂英(哭)喂呀,儿啊。
刘彦昌(白)嗳,你的儿子在那厢啊!
(王桂英扑向秋儿。)
王桂英(哭)唉,儿啊!
刘彦昌(二簧散板)到如今还须儿偿命,
她自己养的自己疼;
手拉姣儿出府门,
王桂英(白)哪里去?
刘彦昌(二簧散板)秦府去送抵命的人。
王桂英(白)啊老爷,难道忘了三圣母送红灯之事么?
刘彦昌(白)唉!不提起三圣母送红灯之事还则罢了;提起三圣母送红灯,叫我好恨!
王桂英(白)恨着妾身不成么?
刘彦昌(白)焉敢恨着夫人。相当年我夫妻路过芒砀山,被蟒蛇吞吃腹内也就是了;偏偏
三圣母又送的什么红灯,生下这个奴才,如今才有此大祸!
王桂英(白)老爷,此乃是洪福。
刘彦昌(白)啊?
王桂英(白)此乃洪福啊!
刘彦昌(白)噢!洪福啊?你既知道是洪福,你那心中就要放明白些呀!
王桂英(白)老爷呀!你言来语去,我倒明白了!
刘彦昌(白)夫人明白何来?
王桂英(白)若是秋儿将人打死,就让秋儿前去抵命。
刘彦昌(白)若是沉香呢?
(王桂英指秋儿。)
王桂英(白)少不得也叫这个奴才前去抵命。
刘彦昌(白)夫人你要醒来说话。
王桂英(白)不曾睡着。
刘彦昌(白)我看你句句都是梦话。
王桂英(白)句句实言。
刘彦昌(白)我却不信。
王桂英(白)我敢对……
刘彦昌(白)我就跪……下了!
(刘彦昌拉沉香同跪。)
刘彦昌(白)儿啊,你母亲放了你了!快快叩头吧!
王桂英(白)呀!
(二簧散板)一句话儿错出唇,
把姣儿送到了枉死城。
手拉秋儿后堂进……
刘彦昌(白)啊夫人,下官这里跪久了!
王桂英(白)呀!
(二簧散板)二堂跪坏我夫君!
走上前来忙跪定,
尊声过往众神灵:
我若舍子有假意,
三尺白绫丧残生!
刘彦昌(二簧散板)多谢夫人开了恩……
(四秦府校尉自两边分上,同下。)
王桂英(二簧散板)哪里的人马闹喧声?
(白)老爷呀!何处人马呐喊?
刘彦昌(白)想必是秦府的家丁!
王桂英(白)你我的儿子呢?
刘彦昌(白)后花园逃走!
刘彦昌、
王桂英(同白)随我来!
(刘彦昌拉沉香,王桂英拉秋儿,同走圆场,沉香下。)
王桂英(白)老爷,沉香呢?
刘彦昌(白)逃走了。
王桂英(白)叫他转来。
刘彦昌(白)去远了。
王桂英(白)我还有话对他言讲。
刘彦昌(白)沉香转来,你母亲有话对你言讲。
(沉香上。)
沉香(白)母亲有何吩咐?
王桂英(白)儿啊!为娘今日放你逃走,见了你那生身的母亲,将为娘舍子之事,对她言
讲;等到为娘百年之后,儿拿一陌纸钱,到我坟前焚化,也不枉为娘今日舍
子一场!话已讲完,来也在你,这不来……
(哭)也在你了!
(王桂英拉秋儿同下。)
刘彦昌(白)儿啊!记下了!
(二簧散板)从空降下无情剑,
(三叫头)沉香!我儿!唉,儿啊!
(二簧散板)斩断父子两离分!
那王桂英不是儿的亲生母,3

华山圣母是儿的娘亲。
沉香(白)有何为证?
刘彦昌(二簧散板)我儿若是不肯信,
现有血书作证凭。
沉香(二簧散板)一见血书果是真,
怎不叫人两泪淋!
回头便把母亲请,
(王桂英、秋儿同上。)
王桂英(二簧散板)姣儿为何你不逃生?
沉香(二簧散板)辞别母亲出府门,
(白)哎呀!
(二簧散板)只怕难出罗州城!
刘彦昌(二簧散板)罗州生来罗州养,
哪个不认得小沉香。
抓把灰土将脸盖上……
(沉香下,刘彦昌晕倒。)
王桂英(白)老爷醒来!
刘彦昌(二簧导板)花园内逃出了沉香子!
(白)啊夫人,沉香呢?
王桂英(白)去远了!
刘彦昌(白)啊!逃走了!
(二簧散板)好似钢刀刺我心!
王桂英、
秋儿(同哭)喂呀!
刘彦昌(二簧散板)他母子只哭得如酒醉,
铁石人儿也泪淋!
(白)也罢!
(二簧散板)一根绳索将儿套定,
王桂英(白)哪里去?
刘彦昌(二簧散板)去到秦府把命拼。
王桂英(白)你的儿子逃走,叫我的儿子前去抵命,此事万万不能。
刘彦昌(白)方才二堂盟过誓,你都忘怀了!
王桂英(白)那是一句戏言哪!
刘彦昌(白)我劝你放手的好!
王桂英(白)我不放手!
刘彦昌(白)你不放手,我就要……
王桂英(白)要怎样?
刘彦昌(白)绝情!
(刘彦昌踢倒王桂英,推秋儿下,刘彦昌回顾,焦急,拍王桂英肩,拉下。)
(完)

1
原词为“乌鸦喜鹊同噪,吉凶事全然不晓。”出于刘彦昌当时很平静的心情,很觉突然。而且予人以
“先兆”的感觉,故改。

2
另一种唱法为:
刘彦昌(二簧散板)左难右难难坏了我,
(王桂英上。)
王桂英(二簧慢板)后堂内来了我王桂英。

3
原本作:
刘彦昌(二簧散板)那王桂英她不是儿的亲……
(白)啊,丫鬟打伺候。
(刘彦昌拉沉香回顾。)
沉香(白)亲什么?
刘彦昌(二簧散板)亲生母!
华山圣母是儿的娘亲。
沉香(白)孩儿不信。
刘彦昌(二簧散板)我儿若是不肯信,
现有血书作证凭。
按:前面王桂英既已对沉香说明非其生母,此处刘彦昌似无再作张致必要,故加以修正。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什么是梅花妆?古代女子的梅花妆

梅花,是一种傲骨有气节的美艳之花。在天地茫茫一片雪白之时,一片嫣红点缀之上。白雪显得更加雪白,梅花也更为红艳。若是将女子...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