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传统文化

为什么不能忽略对中国古建的研究?

2016-12-30 16:48:14 来源:讲历史 责编:讲历史

梁思成先生曾说过:“中国建筑(601668,股吧)是延续了两千余年的一种工程技术,本身已造成一个艺术系统,许多建筑物便是我们文化的表现,艺术的大宗遗产。除非我们不知尊重这古国灿烂文化,如有复兴国家民族的决心,对我国历代文物,加以认真整理以及保护时,我们便不能忽略中国建筑的研究。”

然而建筑历史作为一种物质文化史、精神文化史、工程技术史与艺术史的综合,其研究的难度,非一般思想文化史所可比拟。尤其是中国古代建筑史,因其建筑材料的特殊,保存实物的匮乏,任何一点学术上的突破,都要付出极大的艰辛。

《王世仁中国建筑史论选集》一书精选了王世仁先生最具代表性的学术研究著述,凝聚了王先生的无数心血和长期的艰苦研究工作,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建筑历史专题、北京建筑钩沉、地域建筑文化和审美经验探索。

深至明堂

“明堂曾是中国学术史上最著名的难题之一。”

中国古代建筑,尤其是早期建筑,相关的记述散见于浩繁的史籍之中,因此许多学者几乎是皓首穷经,才能从无以数计的古代文献中,发现一点有价值的资料,而且还要确认资料的真伪,花费相当的精力。有价值的古代建筑文献史料,往往是一位学者数年、数十年辛苦爬梳的结果,诸如王先生对明堂的研究。

明堂制度是中国古代社会中最为重要的制度之一,明堂也曾是中国学术史上最著名的难题之一,作为古代帝王宣明政教、举行大典的地方。两千多年来,围绕着明堂的称谓、起源和规制、明堂的功能、历代明堂制度的发展脉络等问题,学者们聚讼不休,莫衷一是。王先生在吸取学界有关研究成果和整合自己多年研究收获的基础上,通过充分掌握第一手文献资料,将历史文献记载与考古发现资料相结合,广征博引,考镜源流,不仅梳理了明堂的制度渊源和沿革变迁,而且揭示了明堂建筑的精神功能。

先生认为明堂作为一种象征作用的建筑,将数及形的象征作用发挥到了细致丰富且博大宏深,同时明堂建筑还密切契合了建筑的象征涵义普遍意义和它的“形象中的本质性的东西”,概括了政治、伦理、宗教、审美以至社会生活的广泛内容。

心系复原

“考之史料,辨其讹谬,恢复了恭王府原建筑图样。”

梁思成先生曾说过,研究中国建筑可以说是逆时代的工作。而依据考古发掘资料或历史文献,对历史上重要的古代建筑进行复原探讨,是建筑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而且是对研究者学术功力与知识结构与阅历要求较高的一个领域。重要古代建筑的复原不是一个设计过程,而是一个严格谨慎的考据与研究过程,来不得任何臆测与武断。在大量文献与详尽的考古资料基础上,经过审慎的推敲、研究所绘制出的复原设计图纸,使一些重要的古代建筑物跃然纸上,这不仅丰富了我们对古代建筑的认知,也进一步充实了中国古代建筑的实例库。

因为历史的久远,及自然与人为的破坏,现存的古代建筑,尤其是元代以前的古代建筑,并不是那一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物,也就是说,仅仅从现存的实例,我们不能够对这些时代的建筑创作成就,有一个更为全面而透彻的认识,对于重要古代建筑的复原设计,可以说是弥补了这一空白。记得2004年夏天,我在房山金代皇陵做考古发掘工作,对于发掘揭露出的神道两旁的建筑遗址,我们原先的认识是鹊台,徐萍芳先生认为应慎重下结论,并建议请王先生察看定夺。王先生结合考古发掘资料和文献资料,对这两处建筑遗址做了考证,论证其为碑亭,解决了金陵考古工作的一个非常重要问题,同时王先生将建筑、考古和古代礼制有机结合,复原了该建筑的本来面目。

[page]

北京清代恭王府银安殿在考古发掘后,先生比对遗址图、样式雷设计图,并考之史料,辨其讹谬,恢复了原建筑图样。先生对清代热河狮子园等重要建筑物的复原,对历代文献中记载的明堂建筑的复原,使我们对于这些古代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物,有了一个更为直观的了解。

情遍古建

“对丽泽商务区金代大型建筑遗址有独特的思考。”

中国古代的都城、宫殿、寺观、楼阁、民宅、佛塔、桥梁、陵寝、石窟、园林等建筑物体,是人类建筑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这些古建筑反映了中国建筑在技术上和艺术上的成就,凝聚着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艺术美,而且还展示着一个国家和地域的哲学与审美观念。北京作为我国最后一个封建帝都,城内的宫殿建筑、城垣与坊市街道、坛庙与陵寝、寺庙道观与其他宗教建筑在各方面都代表了当时全国的最高水平,其艺术表现力也是最强的。王先生因工作关系,与北京的古建筑研究保护结缘,不遗余力地在这条他倾注深情的道路上奉献。

哪里有古建遗迹,哪里就有先生的身影,他走遍了北京的宫殿衙署、坛庙祠堂、街巷牌楼、会馆戏场、府邸宅院、宗教庙宇和北京古城中轴线,先生对北京古建研究及保护的贡献,可谓功莫大(博客,微博)焉。王先生根据考古发掘遗迹,对金中都鱼藻池中心岛金代建筑遗址进行了考辨,对丽泽商务区金代大型建筑遗址有独特的思考,对金中都西南城墙外明代圆通寺遗址及早期塔基进行了建筑历史分析,旁征博引、丝丝入扣、极见学养。先生所著《遗痕七纪志皇都》、《雪泥鸿爪话宣南》等文章记录了先生为北京古建奔走的轨迹,浸透了他对古建筑的热爱和真切的感情。更让我们动容的是先生主编的《宣南鸿雪图志》和《东华图志》,将原宣武区历史建筑和东城区历史建筑汇集于成,洋洋数百万言,蔚为大观。

潜心地细细阅读先生的这些文章著作时,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渐渐地沉醉到那些字里行间中去,尽情地感受中国传统建筑的浓郁与香醇,充分地领略中国古代建筑的神韵。

作为当代中国建筑史学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王先生在中国建筑史领域浸淫多年,对于古建筑的文化传承,投入感情甚深。《选集》记录了王世仁先生这些年的学术心路历程,让人实实在在感悟到一位学者为了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倾注的不懈努力。更重要的是,《选集》具有极高学术价值,书中提出的学术观点在中国建筑史研究的不同领域均卓有创建,极大地推动和深化了中国建筑史学研究的创新发展,作为一部代表着中国建筑史学研究最高成就的学术成果,这部大作是当之无愧的。

《中国建筑史家十书》

《王世仁中国建筑史论选集》

王世仁著

辽宁美术出版社

王世仁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北京市文物古迹保护委员会委员,原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国家文物保护勘察设计师、俄罗斯建筑遗产科学院外籍院士。

王先生作为梁思成先生的弟子,以梁先生为榜样,始终不渝地坚持对建筑历史与理论的研究,数十年笔耕不辍,著述甚丰,成绩斐然,《选集》一书即是先生努力与探索的结晶。

Copyright © 2015-2018 讲历史 www.jiangli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晋ICP备200061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