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建国之路

  孙权是吴国的开国皇帝,自幼跟随兄长孙策平定江东,孙策英年早逝,孙权继位为江东之主。他仁贤用能、挽救了江东危局,保住了父兄基业。建安十三年孙权与刘备联盟,大败曹操于赤壁,天下三分局面初步形成。建安二十四年孙权偷袭刘备的荆州成功,使吴国的领土面积大大增加。章武二年,孙权称吴王,建兴七年称帝,建立吴国。

东吴建国路(1):从周瑜之死出发:是孙权谋杀了周瑜?

《三国志》周瑜本传记载:

是时刘璋为益州牧,外有张鲁寇侵,瑜乃诣京见权日:“今曹操新折衄,方忧在腹心,未能与将军连兵相事也。乞与奋威俱进取蜀,得蜀而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好与马超结援。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也。”权许之。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於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

每次看到这里都觉得不可思议,周瑜为什么会猝死?书中没有任何地方记载是他围攻江陵时的旧伤复发所致,被气死更是不可能的,况且他自己也说了:“至以不谨,道遇暴疾……”,看上去似乎是得了急病,突然去世,大胆的设想一下:假如是有人故意谋害呢?周瑜的死是否会让某些人从中获益?

自古以来,贤相名将之暴毙多数都另有缘由,周瑜这个时代英雄的突然死亡也是在无法不让我浮想联翩。在周瑜的遗言中不难看出,如果假设成立,那么应该只有中毒一种可能,而且周瑜对此完全不知情。以下试分析此案他杀的可能性。

案情,首先要确定嫌疑人都有谁?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1、刘备、曹操、程普、刘璋等仇人

周瑜是东吴铁杆鹰派,主张吞刘自大,也曾经建议孙权软禁前来借地的刘备,所以刘备对周瑜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感。但此时孙刘两家尚处蜜月期,即便刘备真要除去周瑜,也只能采取暗杀手段,或者离间孙权,因为一旦不能一击致命,孙刘联盟会瞬间瓦解,曹操再次南征能把刘备打的他妈妈都不认识他。离间计在此前已经被证明无效,而周瑜自己说了是患病,所以不可能是刘备下手,刘备的嫌疑可以排除。曹操虽然不必偷偷摸摸的干这个坏事,但是杀周瑜的难度系数实在太大,况且如果周瑜是被曹操派人暗算,那他不会说自己是患病,所以此案也与曹操无关。

周瑜和程普不合是众所周知的,但此前程普已经被周瑜的魅力所折服,二人不存在深仇大恨,所以也不可能是程普作为。刘璋也不可能是凶手,因为周瑜的遗言中对此没有涉及。

2、孙权

有动机、有条件实施作案的嫌疑人只剩下了孙权。孙权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心腹大将?我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孙权想要什么,以及周瑜给了他什么,外加周瑜还想要什么。

应该说孙权的欲望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刚从孙策手中接过权柄,他要的是政权平稳过渡;这个阶段周瑜给孙权提供的恰恰是孙权所急需的支持。是时权位为将军,诸将宾客为礼尚简,而瑜独先尽敬,便执臣节。

第二阶段江东相对比较稳固,孙权要的是占据荆州。这个阶段中间出现了插曲,就是曹操南征,这无疑打乱了东吴的步伐,使东吴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然而这个时候周瑜挺身而出,再次为孙权献上他最想要的东西,这就是赤壁大捷以及攻陷江陵。

第三阶段就是成就帝业了,但是可惜周瑜没有赶上。在没有完全占据荆州之前,周瑜迫切的提出了所谓“天下二分之计”,建议西取巴蜀。这和孙权的政见就产生了分歧。

这个时候,按照鲁肃为孙权做的规划,应该是“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东吴国家总方针到了从主动出击改为战略防御的时候,周瑜却对此于视无睹,提出了本文开头引用的那段话,准备进攻西蜀,接连马超,与曹操划江而治。

孙权的最终目的是做皇帝,这个目标是鲁肃在榻上对时为孙权谋划的,而整个东吴政权对这个目标也是出奇的统一和坚决,很少有人像曹操和刘备的部下那样提出“兴复汉室”,除了周瑜。在建议孙权抵抗曹操南征时,周瑜就说过“为汉家除残去秽”的话,更要命的是,此前曹操要求孙权送质子时,周瑜曾对孙权说:“若曹氏能率义以正天下,将军事之未晚。

可见,周瑜的最终目标和荀彧非常相似,是以拯救汉室为己任的,尽管他与孙策情同手足,但他们的感情建立在为朝廷驱除叛党的基础上,而一旦朝廷的政治得以肃清,周瑜甚至希望孙权主动投降,去做一个汉室的臣子。这显然与孙权的真实想法背道而驰。

经过以上分析可以发现,在孙权和周瑜短期目标一致时,尽管大方向存在分歧,孙权仍然还能对周瑜委以大权。但江陵之战成了二人关系的分水岭,此时二人的短期目标都已基本达成,下一步就是朝各自的大方针继续迈进,而这里正是二人分道扬镳之处。周瑜一心扫除地方割据势力,继续主动出击,以致使汉王朝最终实现重新统一。孙权却想见好就收,保住现有胜利果实,而后一步步发展自己的帝业。也就是在这分道扬镳的岔路口,周瑜就很干脆的突然去世,在留下许多遗憾的同时也不禁耐人寻味。

如此一来,孙权的嫌疑就非常大,他完全有能力做到派人给周瑜投毒而且不被周瑜知晓。周瑜的死也能够让孙权大快朵颐,除去功高震主的威胁,也避免东吴未来可能出现的分裂。孙权也没必要为寻找周瑜的接任者而心慌,因为他有鲁肃。

除此之外,孙权对待周瑜后代的态度也无法不让人产生怀疑。周瑜本传记载,周瑜的二儿子周胤并非是什么大恶之人,无非有点骄奢淫逸,纵情声色而已,还涉及不到犯罪的问题。但孙权在黄龙年间把他贬为平民,后来赤乌二年,诸葛瑾和步骘言辞恳切的上表请求孙权赦免周胤,孙权却坚决不为所动,似乎周胤罪大恶极,斳竹难书,十恶不赦。之后又有多位重臣接连替周胤喊冤,孙权总算是妥协了,但此时周胤却像他父亲一样,突然死去,不禁让人联想到周瑜那同样蹊跷的暴病身亡。

周瑜谋杀案的分析可以到此结束了,因为身为1800年后的我们目前还无法找到任何关于周瑜谋杀案的证据,这一切只能是猜测。

由此延伸出一个问题,假如孙权谋杀周瑜的罪名最终能够成立,那他这个决定究竟是对是错?或者说,周瑜的去世对东吴究竟是损失还是获益?请看第二篇:东吴战略猜想。

查看更多>>

东吴建国路(2):东吴战略猜想

周瑜之死究竟对东吴来说是损失还是获益?这涉及到东吴的对刘政策和长远方针,这正是周瑜和孙权的主要分歧。

对刘政策,周瑜主张吞刘自大,孙权(鲁肃)主张联刘抗曹,这两个方针对东吴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用周瑜的话说,刘备“必非久屈为人用者”,如果“猥割土地以资业之,聚此三人(刘关张),俱在疆埸,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在周瑜看来,联刘只会使刘备获得生存空间并逐渐强大起来,最终反咬一口。所以周瑜建议用糖衣炮弹消磨刘备的意志。这与郭嘉建议曹操的“宜早为之所”有异曲同工之妙,二人都认为刘备不是一个可以真正值得利用的盟友,但不能为了除掉一个刘备而失天下人心,所以需要用一个漂亮的名头对其进行实际上的软禁。而事实也证明了二人观点的正确,刘备对待曹操收留之恩的报答是突袭徐州,并联合袁绍搞后方偷袭;对待孙权救命之恩的报答是借地不还,勒兵疆场,差点刀兵相见。由此来看,鲁肃意图联合刘备共同对抗曹操根本是不可行的,他要找一个盟友的想法不错,但这个盟友选择刘备就大错特错,他并没有仔细去了解刘备的志向和为人。而周瑜在这点上显然比鲁肃高一个层次,周瑜的主张并不是单独对抗曹操,他也主张寻找盟友,周瑜的选择是马超。

这个选择似乎比刘备更适合一些。

一、马超比当时的刘备有实力。赤壁之战刘备出动的总兵力一共二万左右,而马超袭击长安聚集了十万大军。孰强孰弱一眼便见分晓。

二、马超不如刘备城府深。这从马超后来大咧咧的直呼刘备的字就能看出来,马超不过大老粗而已。而且纵观马超一生,几乎只是以消灭曹操为己任,志向有限,即便日后野心大了,也比刘备好收拾的多,这是一个在东吴控制范围内的盟友。

三、马超地处西北,东吴地处东南,战略上比刘备更适合去钳制曹操,两军可以很默契的形成掎角之势,这个组合不但比荆州的刘备更好,而且比日后蜀汉与东吴的联盟更有利,且更接近诸葛亮隆中对的北伐方针,即西北与东南联合,协同作战。

有此三点,足以证明周瑜的战略眼光高出鲁肃很多,更长远,更宏伟,也更实际和有效。鲁肃的联刘战略存在最大的弊病就是为刘备发展留下了很大空间,使得三国鼎立的可能性无限加大。而三角无疑是最稳固的一种态势,很难打破均衡。东吴在一力促成鼎足之势后,虽然最大限度的保障了自己的安全,却也基本把自己封锁在南方,把自己将来的发展空间拱手送给刘备以换来暂时的安全与均势。况且一旦刘备羽翼丰满,同盟关系是否有必要维持下去就不完全看孙权的脸色了,跨有荆益的蜀汉完全可以选择柿子先捡软的捏,率先拿下东吴以扩充自己的实力,然后与曹操划江而治,那时东吴的形势将极其被动。鲁肃联刘抗曹这一战略看似长远,实则短见,缺乏足够的进取心。最重要的是,鲁肃与诸葛亮一样,忽视了盟友的欲望。无论是从刘备集团的出发点,还是孙权集团鲁肃的出发点,他们同样都把对方看做一个工具,似乎只会听自己摆布,在关键时刻提供必要帮助,而在和平时期只懂频频递上橄榄枝。这是很愚蠢的,盟友不是一只动物,他们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有不想要的东西,若超出他们的承受范围,盟友瞬间就可变为敌人。很简单的道理,鲁肃和诸葛亮偏偏想不到。若伯符再世岂不要活活骂死孙权,生刮鲁肃?

周瑜的“天下二分之计”胜就胜在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听命于他人。先软禁刘备,把自己身后那把锋利的刀子拔掉,避免刘备将来壮大了反咬一口。拿下荆南的吴军将进一步强盛,曹操想一口吃掉东吴可要费一翻周折了。刘璋和张鲁都很软弱,东吴如果与马超联手,消灭他们应不成问题。《三国志》记载,刘备入川带一万兵,刘璋又借他两万,再加上后来诸葛亮、张飞的援军,总共进攻西川的总兵力不过五万人。而周瑜赤壁之战投入的兵力已经达到三万,若能平刘备得荆南,可出征兵力至少再加两万,盟友马超再象征性的出兵三、五万,搞定刘璋和张鲁实在是小菜一碟。如此一来,中国南方将得到统-一,与曹操划江而治将不是空谈。或许有人会说:周瑜入川,曹操难道会坐视不管?当然曹操不会眼看东吴强大起来,但事实上这个时候的曹操已经很有些力不从心了。赤壁之败已经使曹军内部分歧不断,后来曹操多次出征都是无功而返或者半途而废,其原因就是政治上要牵扯曹操太多精力,他不会有空理会东吴的西征,正如他无法控制刘备的入川。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鼎足之势”就促成了:曹操、西北、孙权。之所以没有说马超,而说西北,其原因则正是东吴在整个形势中最有利的地方。西北不是一个人的势力,而是多个人的势力,他们是一个联军,很有点类似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这样的联合对东吴的好处在于方便控制。谁不听话就可以通过外交手段恐吓、威胁,甚至排除出“合纵利益集团”,我们姑且叫这个名字,因为孙马联盟或者孙韩联盟都不合适。西北会成为东吴的一个准傀儡,让它分裂或联合可以完全由东吴的利益而决定。若西北壮大起来,威胁到了东吴利益,那么效仿曹操对其实施离间会非常有效果,利用一大群,打击一小撮。若需要西北的支援,那么东吴派人从中斡旋使西北暂时性的统-一也是易如反掌。西北这个联盟之所以会败,主要原因是没有一个总指挥,东吴来做这个总指挥好处何其之多。在这样完全掌握主动权的情况下,无论是拼发展,又或是找机会北伐,样样不会输给曹魏。甚至在周瑜去世后,孙权或孙权的后代完全可以继续走自己图帝业的老路,对东吴绝对是利大于弊。

可悲,周瑜这样宏伟的计划无法得以实施。东晋的袁宏在《三国名臣赞序》中说“公瑾卓尔,逸志不群……惜其龄促,志未可量”。确实,周瑜所想比诸葛亮、鲁肃更长远,更符合东吴的利益,目标更远大,他是希望汉王朝重新崛起,再塑辉煌。他又不同于荀彧,荀彧心存理想,空谈耳耳。公瑾说到就要做到,有具体规划和实施方案,考虑全面,并有很高的可行性,不愧为“逸志不群”。他的儒雅,他的淡定,他的俊美,他的智慧,他的忠诚,他的武勇……这样完美的人,为何天不怜惜?

巴丘琴殇魂慰兄,羽扇美酒两相拥。
义会总角举秣陵,佳配霓裳笑江东。
水触三江破楼船,火烧赤壁隳艨艟。
问天再借五百年,两分天下与争雄!
握瑾怀瑜(杨易)

查看更多>>

东吴建国路(3):鲁肃通敌与吴国的弯路

暂且做一回标题党吧~~~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东吴自孙坚、孙策父子立国之日起,总给人一种锐意进取、积极向上的感觉,有时甚至是横冲直撞。但自从鲁肃走进孙权的生活,似乎一切都变了,一向勇往无前的吴人安静了下来,他们固守吴楚,再无进展。一个人的影响真有这么大吗?

最大的嫌疑其实就是著名的榻上对,这是一次改变了东吴历史的重大事件,然而东吴这个全新的国家方针的出生背景却迷雾重重。《三国志•;鲁肃传》记载,鲁肃在见孙权之前已经答应刘晔的游说,准备去投靠一个叫做郑宝的倒霉蛋。这个倒霉蛋具体是什么人我们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榻上对完全不适合他。而纵观榻上对,这不是一个可以灵光一现就能够想出来的东西,需要经过反复的思索、研究,而且榻上对的主体只适用于东吴。这与诸葛亮的隆中对非常类似,但诸葛亮在推出隆中对之前,很可能早已经认准了刘备,所以苦心积虑的钻研出隆中对去吸引刘备的眼球。然而鲁肃的情况不同,他本没打算投靠孙权,而且是突然被周瑜拉去见孙权的,供他思考的时间很短,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站在孙权的角度上去分析国际形势,从而推出榻上对的理论呢?

——猜测1:鲁肃入吴前已经是某个势力的人了,榻上对是使孙权不怀疑他这个间谍的诱饵。

——猜测2:鲁肃天生丽质,立马就能得出榻上对的结论。(如果成立,那两个诸葛亮也追不上他。)

——猜测3:投靠郑宝是假的,鲁肃一早就在为东吴考虑,榻上对早在他投靠孙权前就已成型。(如果成立,那么陈寿就造假,因为他白纸黑字写着:“肃答然其计。葬毕还曲阿,欲北行。”但是以陈寿治史的态度来看,这并不太可能。)

这三种猜测,个人认为第一种可能性更大些。猜测2中的鲁肃似乎更像是穿越小说的主人公,要不就是超级计算机成精,否则以普通人力实在难以做到。诸葛亮如此NB的大政治家也没说弄个隆中对就弄个隆中对啊。猜测3也不能成立,上面的括弧中已经说明。

那么假如鲁肃真的在此之前已经为他人效力,这个人会是谁呢?我们再次以结果为导向,从后往前推,很简单,鲁肃为东吴做的所有规划,都是刘备获利最大。

这个阴谋又是如何最终得逞的?把目光放在公元208年的当阳长坂坡。此时刘备已经是丧家之犬,惨不忍睹,乞丐见了他都会落泪。而鲁肃在出发来到这里前对孙权说:“若备与彼(刘表旧部)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就是说如果刘备已经成功和平演变了刘表的旧部,那么东吴会与荆州刘备联合抵抗曹操;如果刘表旧部排斥刘备,两家分裂,那么东吴会采取其他手段“图之”,这个“图之”的意思很有可能就是抢在曹操前趁荆州混乱以武力抢夺,然后抵抗曹操,保全东吴。然而实际情况怎么样呢?这个时候的刘表旧部在蔡家和蒯家的带领下已经投降,很明显他们和刘备不是一条心,按照鲁肃临行前对孙权说的话,他应该立刻掉头回去,然后商量怎么“别图之”。但是鲁肃没有那么做,他来到长坂坡,跟窘迫的刘备进行了一次会谈,其间鲁肃说“为君计,莫若遣腹心使自结於东,崇连和之好,共济世业。”很奇怪,败亡的刘备急需救命稻草,但鲁肃的说词却好像即将要被消灭的不是刘备而是孙权。这里不妨再大胆的猜测一下:鲁肃口中的“腹心”恐怕并非诸葛亮,而是他鲁肃自己。

后来刘备到周瑜军中,求见鲁肃一面,《三国志•;先主传》注引《江表传》记载:“备欲呼鲁肃等共会语,瑜曰:‘受命不得妄委署,若欲见子敬,可别过之。又孔明已俱来,不过三两日到也。’”让人摸不着头脑,周瑜为什么不让刘备见鲁肃?鲁肃又不是为刘备效力,他们有什么不能见的呢?这一出无间道MS被公瑾看出了些许破绽……

在召开如何对待曹操的大会上,鲁肃力排众议,坚决抵抗。但跳出三国看三国,其实此时孙权对刘备的依赖性远不如刘备对孙权的依赖性。刘备背叛过曹操,所以曹操是一定要除去他的,刘备这个时候已经被推上了案板等待宰割,孙权不伸援手刘备必定死无全尸。而孙权不同,他和曹操有亲戚关系,曹操对孙权也不会一定要斩草除根,孙权还有退得余地。况且东吴有其他选择,或者单独抵抗曹操,或者联合其他势力抵抗曹操,并非没有刘备不可。鲁肃的力排众议虽然确实对孙权有利,但却更似声嘶力竭的为刘备争取好处,他在联刘过程中的作用远远大于诸葛亮,而后来证明孙刘联盟显然是刘备获利更多,始作俑者的鲁肃到底是哪一边的人呢?

至于帮刘备借荆州,那简直是吃里爬外的典型案例。在“周瑜篇”里我简单分析过刘备这个人,他向来是忘恩负义的,对曹操收留之恩,他是偷袭徐州,然后联合袁绍在背后搞曹操。对待刘表的收留之恩,也是欺负人家的儿子,霸占荆州,导致刘琦莫名其妙去世。还有后来对待孙权的荆州。说实话,用道德标准来评价刘备,他简直就是恬不知耻的大流氓,还经常用道德仁义来标榜自己,实在是既做婊子又立牌坊。

他这个无耻之徒,是袁绍、曹操手下的智囊团们一致公认的,周瑜也是一样的看法。奇怪的是,能够提出榻上对的智者鲁肃却无视这点,如磕了药一般几乎是强迫着孙权把江陵借给刘备。匪夷所思!如若东吴真的地盘多到需要往外借,那总要看看对方是什么人吧?就像今天银行贷款一样,刘备这个贷款人的信誉都快负到十八层地狱去了,从来不还贷款不说,还经常反咬一口,说银行欠他的钱。这样的人鲁肃却执意要把钱借给他,要么鲁肃走走道疯了,要么刘备给他回扣了。

刘备的坏账在孙权那里是个麻烦事,因为此时孙权已经在鲁肃的撺掇下和刘备结盟。我想这个时候的孙权肯定恨不得把鲁肃全家的女人都送去做军妓。后来孙权对陆逊评价鲁肃说:“后虽劝吾借玄德地,是其一短”,“子敬答孤书云:‘帝王之起,皆有驱除,羽不足忌。’此子敬内不能办,外为大言耳……”可见孙权在刘备耍无赖以后已经彻底推翻了鲁肃的战略构想,不再准备继续联什么刘了。他说鲁肃光会说大话,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而鲁肃的接任者吕蒙“图取关羽,胜於子敬。”

刘备在鲁肃的“帮助”下,成功上演了虎口脱险的好戏。吴损兵戮力,摧曹公于赤壁,走曹仁于江陵,备毫发未损,坐拥其利,更寻曹公之衅,进取西蜀,皆肃谋所致也。

那么鲁肃为东吴究竟贡献了什么呢?想来想去,只有榻上对那句:建号帝王以图天下。在这之前或许孙权并没想过做皇帝,也没想过走皇帝路,是鲁肃为他指了这个方向,算是一功吧。然后作为一个吴臣,他为刘备所作的,远比为孙权所作的多太多了。

在周瑜过世之后,鲁肃一度掌控了东吴的命脉,但是自公元210年周瑜去世,到公元217年鲁肃去世这七年间,也就是鲁肃掌权的七年,东吴除了与张辽一战之外,再无其他对外战事,一改自孙坚以来的进取战略,突然放下了前进的脚步,似乎一夜之间从一只凶暴的大老虎变成了HELLO KITTY。

反观刘备,公元214年入川拿下刘璋,217年又在汉中拿下曹操,政治版图翻了三倍还多。甚至在214年勒兵向东吴,已经具有了与东吴抗衡的实力,这个时候东吴却已经发展至少二十年了。用篮球术语说,刘备在这七年里打了孙权一个4:20的小高潮,而且继续占据主动。这都是鲁肃为孙权谋划的结果。

查看更多>>

东吴建国路(4):吕蒙与进攻性战略回归

公元217年鲁肃去世,这标志着东吴再一次站上了十字街头,该往何处去?此前近十年时间,东吴虽然赢得了赤壁之战和江陵攻防战的胜利,但却因为错误的与刘备结盟而不进反退,不但与战略要地荆州失之交臂,还成功的迅速把刘备培养成了比曹操还危险的敌人。这是孙权所始料未及的,也为此大动肝火,说句玩笑话,鲁肃是被孙权背后用巫蛊咒死的也说不定……

下一步的战略如何实施孙权是心里没有底的,尽管联刘策略被证明失败,但是刘备此时已经不是长坂坡的刘备,他鲤鱼跳了龙门,咸鱼翻了身,完全敢和东吴掰手腕子,要动他,孙权无法保证最后是什么结果。但是如果继续维持联盟,孙权不是成了陪太子读书吗?刘备这个流氓的想法孙权应该能感觉到,人家随时可以先捡东吴这个软柿子捏,然后才去对付曹操。这个形势对东吴来说算得上是危如累卵了。

孙权很幸运,也可能是很有先见之明,此前有意识的培养了吕蒙这个愣小子,如今的吴下阿蒙到了派用场的时候,解决东吴危机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身上。《三国志•;吕蒙传》记载,鲁肃尚在的时候,吕蒙就偷偷给孙权写过一封信,他说:“(今)征虏守南郡,潘璋住白帝,蒋钦将游兵万人,循江上下,应敌所在,蒙为国家前据襄阳,如此,何忧於操,何赖於羽?且羽君臣,矜其诈力,所在反覆,不可以腹心待也。今羽所以未便东向者,以至尊圣明,蒙等尚存也。今不於强壮时图之,一旦僵仆,欲复陈力,其可得邪?”这是东吴总方针的调整,也可以称为“进攻性策略的回归”。此前无论是孙坚、孙策,还是周瑜,都主张的是主动进攻,牢牢掌握主动权,而鲁肃改变这一总体战略后东吴的发展开始停滞不前,落在了刘备的后面。

从战略层面上讲,吕蒙这个战略有着非凡的洞察力和前瞻性,对周围的敌人特点和形势也了然于胸。首先,吕蒙很清楚地处长江中上游的荆州对东吴来说有多重要,所以他把东吴的矛头指向了荆州。实际上,荆州对于东吴来说就像是一个护心镜,没有荆州的东吴如同把自己的心脏暴露在敌人枪口下,敌军可以轻易顺江而下,东吴随时有生命危险。所以说,荆州是东吴必争之地。

吕蒙战略部署的前提是干掉关羽,他非常清楚刘备君臣的处境与为人。他认为刘备之所以还不敢动东吴,是因为东吴现在还算兵强马壮,孙权也不算昏庸。如果不趁现在东吴这么强盛的时候去干掉刘备,那么一旦形势有所变化,东吴不那么强大了,又怎么可能打的过刘备。这不仅仅是对刘备性格的深刻认识,也是对蜀汉未来发展方向的深刻剖析和解读。站在刘备军团的角度上看,顺江而下直取东吴远比翻山越岭北伐曹魏要容易的多,孙权没有曹魏那么强大,而孙权赖以生存的长江刘备在荆州也共而有之。况且两家尚处同盟,出奇不意的突袭会相当有效果。而且最要命的是,虽然诸葛亮主张同盟,但刘备却持相反意见,他一直对东吴垂涎,总有吞吴自大的想法。

这样一来,荆州这个掌握在敌人手里的东吴护心镜就必须要夺过来,掌握在自己手中。东吴从这一刻开始,要在吕蒙的率领下重新夺回荆州,夺回斗争的主导权和控制权,回归到孙策、周瑜时代的进攻性战略。

其实争夺荆州的具体过程相对来说更简单,因为缺乏战略头脑的关羽根本不会是吕蒙等阴谋家的对手,而夺回荆州后需要直接面对的曹魏才是大问题,打下来能不能守得住?

吕蒙早就给出了答案。他建议以稳重见长的孙皎守南郡,也就是江陵,派勇猛的潘璋驻守白帝城扼守西边要害,再由精通水战的蒋钦率一万兵做机动部队,沿江进行守备,哪里出现敌人就冲到哪里去。最后由吕蒙亲自带兵拿下襄阳。这样一整套荆州防御体系就构成了,蒋钦率领的一万精锐水军将在整个防御体系中展现非常重要的作用,让步兵为主的蜀军和骑兵为主的魏军望而生畏。按照这样的部署,根本用不着刘备帮忙,东吴能够以一己之力抵抗曹魏。而事实上,后来东吴顺利占领荆州以后,曹魏多次进攻都不敢把这里作为突破点,可见吕蒙的分析很有独到之处和预见性。

《三国志》上说,这是一封密信,是吕蒙偷偷献给孙权的,而孙权对吕蒙这个整体战略部署也相当满意,有了荆州,东吴的安全才有了保障。这显然比鲁肃那个“有了刘备,东吴的安全才有了保障”的战略更加靠谱。

吕蒙的计划一直到鲁肃去世才得以实施,就像他谋划的那样,荆州很快就被平定,东吴重新找回了主动权。但是东吴也要为鲁肃的错误战略买单:就在夺下荆州的前一年,孙权向曹操称臣,开始了屈辱的魏吴同盟。

在走了七年的弯路之后,东吴终于重新站在了正确的轨道上,恢复了几分孙策、周瑜当年的意气风发。拥有了荆州,东吴就拥有了跟蜀汉和曹魏叫板的本钱,那么下一步究竟是应该下对付蜀还是先对付吴呢?可惜吕蒙没能给出答案就匆匆去世了。吕蒙在给孙权写的信中说“蒙常有病”,可见骁勇善战的吕蒙身体并不十分健康,他的去世让东吴刚刚见到曙光就又披上一层阴影,也使东吴的进攻性战略回归道路平添了许多坎坷,不得不刚刚重新起步就再次停顿下来。

要往哪里走?东吴再一次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请看下篇《无路可走的陆氏父子》

查看更多>>

东吴建国路(5):无路可走的陆氏父子

公元221年,刘备率领大军气势汹汹的杀向东吴。他喊出的口号是为关羽报仇,然而刘备的真正意图却也很明显:吞并东吴,壮大实力。

此时吕蒙已经去世,东吴似乎已经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这样的东吴对刘备来说简直不堪一击。不过刘备不知道,他这一仗,将为东吴树立新的长江上游统帅做出极大贡献。

陆逊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新一代东吴长江上游统帅,在他之前,吕蒙一改鲁肃错误的联刘政策,重新回到积极主动的进攻战略,从关羽手中夺回了荆州。但东吴新政策尚未出炉吕蒙就因病去世,这才勾起了刘备吞吴的欲望,举兵来战。

吴蜀的夷陵之战其实在我来看平淡无奇,双方兵力差距实际并不大,谈不上是以少胜多。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文章讨论过,这里不再赘述。奇怪的是,极其赞成袭取荆州的陆逊在取得夷陵之战的胜利后却并不反对重新回到联刘的轨道上,这一前一后的巨大反差让很多人不明所以。陆逊究竟支持联刘还是支持吞刘?或者是他有别的想法?这要看他是如何向孙权提出构想的。

骨子里,陆逊应该是倾向于进攻型战略的。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就建议孙权说:“方今英雄釭跱,财狼闚望,克敌宁乱,非众不济。而山寇旧恶,依阻深地。夫腹心未平,难以图远,可大部伍,取其精锐。”对于蛮夷,陆逊根本不打算像马谡和诸葛亮一样采取什么攻心为上的战略,陆逊的想法是彻底摆平山越,并借山越之力扩充自己。这与曹操对付乌丸的策略一致,都是斩草除根的想法。而从三国各自对付蛮夷的效果来看,吴国显然很成功的。曹操虽然给予乌桓以毁灭性打击,但毕竟在南北朝时期与鲜卑等少数民族一起制造了乱华的闹剧。诸葛亮的所谓攻心战略,实际上并未成功,因为他前脚走,后脚南蛮又叛,是后来李恢动用武力才最终剪除了南方之患。而东吴在陆逊和诸葛恪三次大规模武力剿除后,山越很快就在历史上消失了,而东吴从山越那里得来了很多勇猛善战的兵员。

在荆州问题上,陆逊与吕蒙一样,支持武力夺取荆州,并亲自策划和实施了这一战略。他曾对吕蒙说:“关羽接境,如何远下,后不当可忧也?羽矜其骁气,陵轹於人。始有大功,意骄志逸,但务北进,未嫌於我,有相闻病,必益无备。今出其不意,自可禽制。下见至尊,宜好为计。”可见陆逊一早就有了如何干掉关羽的具体措施。

但令人疑惑的是陆逊在夷陵之战对刘备采取强硬政策后居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力促进联刘。究其原因,无非是当时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吕蒙去世过早,他的战略暂且不提,还看周瑜。他提出天下二分之计的背景是曹操赤壁新败,内部动荡,西北实力不俗,可为强援,刘备暗弱,可以吞并。但经过鲁肃的七年联刘政策后,时局已面目全非。曹魏内部逐渐稳定,暂时没有空子可钻,西北势力已被消灭,没有其他可为盟友的选择,刘备鲸吞西蜀汉中,早已不是昔日菜鸟。这样的情形下,周瑜的天下二分之计显然已经完全没有可行性了。

然而东吴君臣之前一致认为刘备军团极其不可靠,为什么陆逊还要促进双方结盟?也是情况有所不同。刘备鼎盛时期跨荆连益,对东吴笑里藏刀,不但对东吴有严重威胁,而且占据着东吴的战略要地荆州,所以东吴必须把矛头指向刘备。但刘备去世后诸葛亮改变了战略,不再对东吴有任何企图,而是真心的想要两家联合,掉转枪口对准曹魏。刘备不可靠,但诸葛亮这个铁杆亲吴派还是值得视为盟友的。

尽管孙刘再次同盟几乎是一拍即合,但此时的东吴也面对着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发展之路在哪里。周瑜早先谋划的西蜀可以PASS了,西北也可以PASS了。东吴可以考虑的,一是淮南、徐州,二是海外。但早先吕蒙就反对过孙权关于夺取淮南、徐州的战略规划,吕蒙说:“今操远在河北,新破诸袁,抚集幽、冀,未暇东顾。徐土守兵,闻不足言,往自可克。然地势陆通,骁骑所骋,至尊今日得徐州,操后旬必来争,虽以七八万人守之,犹当怀忧。”可见北伐并不是好办法,在魏国的骑兵优势下,徐州很容易得而复失,而且北伐的投入可能吴国很难承担的起。这在后来东吴多次对合肥用兵都没有进展时已经体现了出来。

那么往南继续发展呢?陆逊对孙权说:“臣反覆思惟,未见其利,万里袭取,风波难测,民易水土,必致疾疫,今驱见众,经涉不毛,欲益更损,欲利反害。又珠崖绝险,民犹禽兽,得其民不足济事,无其兵不足亏众。”当时的南方沿海地区发展严重落后,就像陆逊说的那样,占领他们不管用,放弃他们也不亏,何必浪费人力物力去搞那没影的事呢?倘若国家一统,那拨些资金开发一下倒未尝不可,但现在是扑朔迷离的微妙时期啊。

或许有人会说,可以从荆州往上打嘛。这太恐怖了,东吴刚刚搞背后偷袭拿到荆州,虽然与蜀同盟,但毕竟裂痕尚存,谁敢担保蜀汉不来个以牙还牙?荆州是东吴咽喉,不能拿来验证蜀汉是否真心结盟,一旦实验失败了,东吴将损失惨重,无法弥补。所以东吴君臣自夷陵之战后从未谈过关于从荆州北伐的事。

而且,最关键的是曹魏没有给东吴留下如赤壁之败以后的空当。

如此看来,东吴三条道路都完全被堵死了。

这是鲁肃联刘战略的严重恶果,牢固的鼎足之势已成,即便能干如陆逊也无法解开这个局。况且,这个时候的孙权也变了,他宠信吕壹任其专权,他开始怀疑重臣……有些是出于政治目的,有些是为了给太子铺路,但明显可以感到,孙权有些没正事儿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陆逊的选择只能拼发展。他对孙权说:“臣愚以为四海未定,当须民力,以济时务……治乱讨逆,须兵为威,农桑衣食,民之本业,而干戈未戢,民有饥寒。臣愚以为宜育养士民,宽其租赋,众克在和,义以劝勇,则河渭可平,九有一统矣。”事实上,尽管东吴不甘心的对合肥进行了多次尝试,但都无功而返,东吴确实没有其他选择了。

陆抗时期的吴国已是秋后黄花,帝王昏庸,奸佞盈路,诸葛恪、孙峻、孙綝……权臣如走马灯一般匆匆在历史的舞台上走过。

像他的父亲一样,陆抗也无法扭转这个被动的局面,他唯一的选择就是不停给朝廷上表,搞内政、弹劾佞臣,此时的东吴甚至连陆逊时期的联刘政策都已经名存实亡了。陆抗在上疏中说:“国家外无连国之援,内非西楚之强,庶政陵迟,黎民未乂,而议者所恃,徒以长川峻山,限带封域,此乃守国之末事,非智者之所先也。”可见这个时候的东吴已经成了笼中之鸟,仅凭长江险要苟延残喘。陆抗只能期待奇迹,他的奇迹就是敌人出现低级失误。他后来在上疏中说:“诚宜蹔息进取小规,以畜士民之力,观衅伺隙,庶无悔吝。”

历史是公平的,它为东吴再次提供了机会。公元251到257年,魏国的淮南地区由于不满司马家族的专权而爆发了一系列叛乱,文钦、毌丘俭、诸葛诞等人搅得淮南地区鸡飞狗跳。这本是绝佳良机,但可惜的是此时东吴情况并不比淮南强多少,机会在孙峻和孙綝两个战略白痴手中一闪而过,陆抗甚至都没有参与其中。

虽然陆抗后来在西陵为孙皓的暴虐擦了一次屁股,但这更像是东吴这条死胡同最后的闪光。历史又很残忍,再也没有为东吴提供另一次崛起的机会。

回顾过去,孙策、周瑜横扫江东历历在目,他们的英姿勃发和风流倜傥就像昨天。东吴曾经那么的阳光,那么朝气蓬勃和活力四射,让人可以为他们欢欣鼓舞和激动流泪。时过境迁,一代英杰周瑜的去世让东吴迅速衰落,鲁肃的错误战略使东吴失去最好的,也是唯一一次崛起良机。一步错,步步错。东吴本有机会提前结束这乱世,然而历史的车轮如闪电般碾过,留下破碎的东吴,与无数游荡在吴楚间不愿离去的英魂。

查看更多>>



东吴从建国起,就已经埋下了隐患,四代肱股之臣都遇到了风波,再加上后来的二宫之争,后嗣不稳,这一点跟蜀国的情况很像,刘备白帝城拖孤,两位拖孤大臣最后只剩下一个诸葛亮把持朝政。同样也遇到了后嗣风波的魏国却显得不同,儿子虽然相争但是却很有能力,曹丕的皇位还是坐得挺稳当的。是以,许多人评价东吴建国开始便是亡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