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杀死毛泽东弟弟的盛世才家族被灭门真相

2016-08-17 14:08:38 来源:讲历史 责编:讲历史

1949年初夏,蒋家王朝大势已去,处于覆灭的前夜。就在此时,西北古城兰州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邱宅特大血案”,当年这段命案的始末,至今仍保存在甘肃省档案馆。

被暗杀的豪宅主人邱宗浚,系曾下令杀害毛泽民、陈潭秋等共产党人的新疆军阀盛世才的岳父。1933年,盛世才篡权在新疆任督办时,邱宗浚凭借其势力,权势仅次盛世才。

1.jpg

盛、邱两家贪婪成性,酷杀当地百姓、掠夺财富,其搜刮的黄金财宝不计其数。直到盛世才调离新疆后,邱家自觉失去靠山,便举家移居兰州。

据甘肃省档案馆资料记载,1949年5月17日早上8点多,原甘肃省会警察局刑警大队长范宗湘突然接到电话,并根据电话指示立即带队赶赴左公东路六十九号火灾现场。经核查邱家11岁的长孙女邱光慈因病外出就医而幸免于难外,而主人邱宗浚及其儿子邱定坤、儿媳费伯萍、孙子邱光华和邱光锐、次孙女邱光丽、司机、保镖、水夫等1人均被杀害。

邱宗浚头部、颈部、腹部均被利剑所刺;孙子邱光华是斧劈脑后而亡;次孙女邱光丽是被钢管捣死……根据邱家的详细账本,范宗湘发现除笨重及不值钱的物品外,贵重物品已有帐无物。

陈乐道说,显而易见,这是一件有预谋的凶杀案。凶手在作案后企图焚尸灭迹,但因房门紧闭氧气不足,致使火灾并未蔓延。

邱案发生30天后的清晨,一个叫梁天合的人在街上叫卖羚羊角。在当时,羚羊角的国际售价可比黄金,但此人因急于出售,所以要价很低。得到消息后范宗湘马上派人将梁天合拿下。经突审,羚羊角是一个木匠张占生托他卖的。于是警方立即将张占生捕获,经张占山供认,一系列共犯相继浮出水面。随后参与邱宅血案的13案犯中,八人相继落网。缴获羚羊角、钻石、戒指、翡翠、珍珠、金表、金笔、银元、美元、玉翠、衣料、金条、金砖、俄国毛毯等大量赃物。

据资料显示,这次血案的两名主谋蒋德裕和臧景芝,曾是盛世才在新疆时的两名干将,臧景芝在新疆为盛世才的统治立下汗马功劳,但后来却被盛世才借故逮捕入狱,险些丧命。邱案杀人最多的刘自立,其弟在新疆伊宁任警察局长期间,全家四口被盛、邱集团杀害,两位同窗好友也惨遭毒手。另一案犯刘玉山的父亲被盛世才以无辜罪名活活勒死。其余作案者虽与邱家没有直接冤仇,但对盛邱家族中饱私囊、为富不仁的罪恶行径气愤难消。因此对邱盛两家积怨已久,最终酿成这起惨案。


1949年7月底,兰州处于临战状态,国民党甘肃省当局惶惶不可终日,在当局的干预下,尽管还有五名案犯没有下落,警察总局就草草结案。最终判决:首犯蒋德裕、刘自立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其他案犯或判无期或判牢狱多年。在邱案判决生效两周后兰州解放,六名案犯相继获得大赦。至此,轰动全国的盛世才家族特大血案在兰州落下帷幕。

陈乐道说,当年邱家唯一的幸存者邱光慈由亲戚带领离开了兰州,她首先到了台湾,后又旅居泰国、新加坡等,最后定居美国芝加哥。

2.jpg

盛世才家族灭门案

简介
 
1949年解放前夕,兰州郊外一栋豪宅发生一桩惊天大案:曾下令杀害毛泽民等共产党人的新疆军阀盛世才,其岳父一家11口被东北军人所杀。血案震惊全国。

1949年5月17日6时许,甘肃省省会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长范宗湘接到电话:“你马上就到左公东路69号,就是盛世才岳父的公馆。盛世才内弟媳妇费伯萍被害!”他大惊。

在邱宅车库里,他看到费伯萍的尸体仰卧在汽车旁,一条紫红色绸带牢牢勒住她的脖颈,她的旗袍也被撕开。警察在仍在冒烟的邱家大屋看到未曾见过的血腥场景:各个角落陈放着一具具满身血污、面目狰狞的死尸,地板上血流成河。死尸包括盛世才岳父邱宗浚一家老少主仆共11人,最小的才5岁。邱宅大小28间住宅遭到洗劫。

范宗湘检查现场时,兰州警备司令部副司令臧景芝和兰州宪兵23团副团长刘自力也到了。即使是见识过枪林弹雨和战场死尸的军人,二人也见不得那些血尸,匆匆离去。当西北长官公署高级官员蒋德裕(西北长官公署长官马步芳身边亲信,盛世才当年的磕头兄弟)来时,竟昏倒在地。

分析

在台湾的盛世才得知这一消息非常震惊。反复考虑之后,他派亲信找马步芳,希望他念在旧情的分上,干预此事。

甘肃警察局成立的邱案侦破委员会“特高组”中分成三派?一派是“仇杀”派范宗湘,原因是血案现场墙上有案犯留下的血书“二十年冤仇一夜平”;一派是“盗杀”派陈寿轩,因为邱宅大量金银珠宝丢失;而由兰州宪兵23团副团长刘自力推荐参与破案的少校特工马一孔认定是“情杀”,依据是费伯萍尸体有被侵犯过的迹象,而邱家副官齐雨田一直觊觎她。侦破一开始陷入到“情杀”之中,但齐雨田出逃让“特高组”陷入停滞的状态。


案情发展
 
6月15日,正当“特高组”失去信心时,得到消息,有个叫“小狗子”的人出售在血案中丢失的“54两羚羊角”。“小狗子”被抓后,供出是个叫“张占生”的木匠让他去卖的,警察抓住张占生后,在他家后院找到部分邱家的金银财宝和手枪、子弹。张占生招认,是一个叫海玉琪的东北军人拉他一起参加了屠杀。但其他参与者都戴着面罩,无法辨认身份。
 
“特高组”后来抓到了海玉琪,但这是个非常冷静、强硬的东北兵。在范宗湘多次锐利、切中要害的审讯中,他终于抵抗不住了。就在想坦白之际,竟被人毒死。投毒嫌疑人又是一个东北老兵,叫魏明理。他是在邱宅血案发生后,由兰州警备司令部副司令臧景芝推荐进到监狱里帮工的。当人们对臧景芝产生怀疑时,魏明理在审讯时被人枪杀了,所有证据都显示凶手是马一孔。

事态愈发严重,血案牵连到警备司司令和宪兵团,一直参与办案的侦破人员居然枪杀证人。就在这时,参与血案的人犯陈永春、陈海鹏纷纷落网,他们供出臧景芝确实参与了血案的策划,但没有到场杀人。

一直绝食的马一孔最终也招认,之所以筹划血案,缘于盛世才在新疆大肆屠杀共产党人时,杀害了大批东北军人。刘自力没让马一孔杀人,但事后派他进入“特高组”阻挠破案。范宗湘在马一孔的供词中,隐约感到血案背后还有神秘的人。

刘自力逃跑了。在他的书房里发现一封让他逃往卓尼的信函,那熟悉的笔迹正是蒋德裕的。当警察赶到卓尼,蒋德裕留下一封遗书后开枪自杀,刘自力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真相

在蒋德裕遗书中写道:“盛世才背叛了联共联苏的主张,对中共人士进行了大肆逮捕和屠杀。有130多名无辜者遭到盛世才、邱宗浚、邱定坤的杀害。我要为那惨死的130多名无辜人士雪恨……恰好这时,传来邱氏父子想逃到台湾的消息,于是,我决定把当年盛世才和邱家父子在新疆欠下的宿仇大恨,来个总清算……”

1949年8月12日上午,刘自力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临死前他仍大骂盛世才、邱宗浚等人的滔天罪行,在人群里不时激起同情东北军人的呼喊与唏嘘。其他涉案人员被判无期徒刑或七年、十年有期徒刑不等。


至此,轰动一时的盛世才家族特大血案在兰州落下帷幕。

新疆军阀盛世才用无声杀人法害死毛泽东弟弟始末

核心提示:“人是我们几个杀的。”在刘护平的严厉追问和铁证面前,张思信终于低头认罪。1943年9月27日,盛世才为了向蒋介石表示他与中共彻底决裂的忠心,下达了杀害陈潭秋、毛泽民等人的手令。

1949年秋天,西北野战军直逼新疆。当时的甘肃武威市军管会主任刘护平,一到武威就迅速破获了一个潜伏特务网,其中有好几个人是从新疆流窜来的。他亲自审讯了这几名特务,为的是尽快搞清杀害毛泽民、陈潭秋等人的恶魔去向,为死难的烈士报仇。

“李英奇到哪去了?”刘护平向特务严厉发问。李英奇是军阀盛世才手下的公安管理处处长和审判委员会副主任,盛世才杀人时,全由他来监斩执行。刘护平认为毛泽民的被害肯定与此人有关。“他们几个人都跟着盛世才跑到四川去了,听说在重庆混不出什么名堂,又都呈请辞职了。李英奇到津浦路上跑生意,富宝廉回到东北,张思信在河西走廊一带做皮货生意……”那几名特务就知道这些消息,刘护平却认真地根据线索布置查找事宜。
 
毛泽民死于“无声杀人法”

1949年的冬天,从武威发来的一封电报让刘护平兴奋不已:重要案犯张思信落网了!他是特务头子李英奇手下的执法队长,抓住他一审,很多悬案就会迎刃而解。几天后,在审讯室里,刘护平审讯张思信。“人是我们几个杀的。”在刘护平的严厉追问和铁证面前,张思信终于低头认罪。1943年9月27日,盛世才为了向蒋介石表示他与中共彻底决裂的忠心,下达了杀害陈潭秋、毛泽民等人的手令。

这天深夜,李英奇和富宝廉来到南门外的特别监狱。“又要干了,几个?”站在门口的张思信问。“你自己看吧。”李英奇把手令递给他。张思信眯着眼扫了一下打红叉的名单,目光忽然在上面定住了。他并不为陈、毛等中共代表的被杀感到意外,可对盛世才要拿亲弟媳陈秀英和家庭女教师邱毓松来为中共要员“陪葬”,以显示“阴谋暴动案”的真实性,就太出乎这个职业刽子手的意外了。“你犯傻了?还不快去带人!”李英奇阴沉地呵斥道。“是!”张思信将手令交给李英奇,但又追问了一句:“老法子?”他问的是杀人的方法。李英奇一撇嘴,冷冷地“哼”了一声,走进了办公室。

一会儿,张思信叫来四五个手执木棍和绳索的杀手进入办公室内,分站门口两边。这时,几个狱吏从监号里带出几名头上蒙着黑布头套的犯人,陆陆续续来到办公室门前。李英奇站在门口,借着昏暗的灯光,挨个掀开头套看了看,算是“验明正身”,然后就谎称督办要问话,即将人推入室内。一进门,刽子手就照犯人头上打一闷棍,然后就用绳索紧勒脖子。这就是盛世才所惯用的“无声杀人法”。


踏雪寻遗骨

“他们被埋在什么地方,你记得吗?”刘护平两眼冒火,盯着张思信问。“记得,记得。那地方我带着人又去过一次。那是盛世才到了重庆后来电报说,军统要看照片,我就带人去扒开坟,补拍了照片寄去……”“那是几月份的事?”“10月份,哪天记不清了。”“李英奇现在哪里?”“我不知道。”“别耍花招!”“听说在北京做买卖,住在啥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虽说已到了春天,可六道湾的荒山梁上还是残雪未消。张思信被押到坟地后,来到一处山坡下,指着一排坟包说,就埋在倒数第六排的坟包里。挖开坟包,裸露无棺的尸体经过六年多的时间已是一片模糊,无法辨清是谁。只有盛世才家庭女教师的尸体装在一口红漆棺材中。

张思信记得很清楚,棺材左边第一个是陈潭秋,第二个是毛泽民;右边第一个是林基路。刘护平等人小心翼翼地将烈士遗骸放入棺中,重新掩埋,并在每位烈士坟前立下一块二尺高的木碑。然后,刘护平等人举行了简单的祭奠仪式。刘护平在烈士坟前带领众人庄严宣誓:一定要缉拿凶手,告慰烈士在天之灵!

杀人恶魔全部落网
 
1950年8月的一天,一个当年入过狱的维吾尔族人向刘护平报告说,有人亲眼在北京西单商场看到一个长相很像李英奇的人在那儿摆烟摊。刘护平立即将此线索电告北京市公安局,请他们马上查清此事。

树倒猢狲散。1944年9月,李英奇的靠山盛世才被蒋介石调到重庆任农林部部长,李英奇一看不妙,就赶紧溜到了兰州。盛世才来电叫他去农林部当总务司长,李英奇找借口推辞了。

到了1946年4月,他待在兰州,一怕被仇人认出来,二怕坐吃山空,就与人合伙买了一辆汽车,跑到北平来做生意。北平和平解放后,李英奇混迹于小商贩中,在西单商场摆个烟摊混日子。他真没想到,有一天,一个维吾尔族汉子居然在他面前驻足盯视了很久。该不是被杀犯人的家属吧?他心里有鬼,赶紧收摊回家,第二天就溜到了南京。

一个月后,他在南京接到了老婆的来信,说派出所的民警到家里来过,让他回家到派出所去登记。“也许只是一般的例行登记?”他怀着侥幸心理返回北京,一到北京就被抓了起来。与此同时,富宝廉在辽宁抚顺被捕。李英奇、富宝廉等罪大恶极的反革命杀人恶魔被押至乌鲁木齐。

经过多次审讯,这两个恶魔终于承认了大部分杀人罪行,毛泽民烈士被捕后受害的情况终于被党组织得以全面了解。李英奇在盛世才的指使下,妄图通过审讯逼迫毛泽民承认中共在新疆有“秘密活动”,要搞“阴谋暴动”,迫使他公开声明反苏和脱离中共。见毛泽民坚贞不屈,他们就施以酷刑。

在常用的几种刑罚中,他们先对毛泽民实施了打手板。李英奇专门招募了一个施用此刑的打手,此人每打完一板子还要用板子在受刑者手上压一下,疼得毛泽民在受刑时咬破了下唇,又咬烂了衣领,鲜血淋漓的双手上裂出了深沟。打完40板子之后,他们将毛泽民送到另一个刑室“坐飞机”。毛泽民整天整夜被折磨着,偶一合眼,立刻就被烈性化学药水熏醒。


三天过后,在反复恶性刺激下,他怎么也合不上眼了。在生命的最后七天七夜里,他所受的最后一种刑罚是往胳膊上吊土块,也就是特务们所说的“挂炸弹。”

1956年,毛泽民等三位烈士的灵柩被移至乌鲁木齐市北郊的革命烈士陵园重新安葬。

“屠夫”盛世才

1933年,盛世才担任了新疆边防督办、新疆省政府主席等职,成为新疆的军政首脑,人称“新疆王”。盛世才为人狡诈、残酷、善变,反复无常,曾把中共党员请到新疆参与政事工作,尔后却又变脸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共产党员杀害。

中共党员到新疆工作,是1936年盛世才当面向经新疆赴莫斯科的周恩来请求后才得以实现的。中共中央为了打通国际路线,得到苏联的援助,也支持盛世才。1936年底,中共派出一批干部到达新疆,共产党员孟一鸣任教育厅长兼新疆学院院长,共产党员林基路兼任新疆学院教务长。1937年4月,陈云担任了中国共产党驻新疆的第一任代表,负责对盛世才的统战工作,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与盛世才统一战线的建立。1938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邓发任中共驻新疆代表。一年后,从苏联回国的陈潭秋接替邓发担任中共驻新疆代表。

1938年初,中共中央派毛泽民到新疆工作。他先后任省财政厅厅长、民政厅代理厅长等职。应盛世才的邀请,中共中央从延安又抽调一批干部,在1938年分三批先后进入新疆。中国共产党大批干部来到新疆工作,对新疆政治、经济、文化事业的进步与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但是,盛世才采取与苏联同步的政策,从1937年9月到1938年1月,利用苏联的大“肃反”,在新疆大抓所谓的“托派”分子,共逮捕了2000余人,不少人被处死。

1939年至1940年,盛世才经过精心策划,又制造了一起称之为“汪精卫系统的阴谋暴动案”,将爱国民主人士杜重远逮捕,由此牵连达数千人,成为新疆历史上最大的冤案、惨案之一。杜重远于1943年10月被盛世才派人毒死在狱中。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后,盛世才在蒋介石的拉拢下,开始向“右”转。新疆的形势越来越严峻。1942年8月8日,中共中央来电指示,其余在新疆工作的136名共产党员,包括陈潭秋等均撤回延安。因时局所迫,回延安无法成行。


1942年9月17日下午,盛世才派人来“请”陈潭秋、毛泽民等5人去谈话。“请谈话”是盛世才逮捕人的惯用手段。次年2月7日,盛世才将毛泽民、陈潭秋、潘同等5位中共要人投入新疆第二监狱。

后来,苏联政府出面干预。苏联驻迪化总领事巴库林为此专门会见了盛世才,警告说:“如果加害毛泽东的弟弟,你将难逃厄运,而加害陈潭秋,将招致苏联政府的全面军事行动。苏联政府与斯大林本人都希望毛泽民与陈潭秋能很快恢复自由。”但是盛世才此时已经打定主意投靠蒋介石,哪里会理会。

在新疆公安处的特别刑讯室里,刽子手们将鞭抽、刺手掌、“坐飞机”、老虎凳等酷刑全都用上了,得到的仍然是毛泽民义正词严的驳斥。在对毛泽民施以连续七天七夜的严刑拷打和不合眼的车轮战术之后,凶恶的特务在这个铁汉子面前无计可施。

为了向蒋介石表示与中共彻底决裂的忠心,盛世才于1943年9月27日下达了杀害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等人的手令。毛泽民牺牲后,毛泽东落泪了。1956年,毛泽民等三位烈士的灵柩被移至乌鲁木齐北郊的革命烈士陵园重新安葬。邓小平后来曾亲笔题词:“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烈士永垂不朽!”

此外,被盛世才逮捕的,还有129名共产党员。直到1946年6月,在重庆的周恩来得知张治中要出任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省主席,便亲赴其家中,要求将在新疆被关押的100多人释放出来。几经周折,这批共产党员于1946年6月获释,并由新疆警备总司令部交通处处长刘亚哲组织车辆和兵力护送,踏上了返回延安的漫漫征程,于7月下旬回到延安。

附注:盛世才(1895—1970),字晋庸,辽宁开原人。中华民国陆军上将,自1933年到1944年间全面控制着新疆的军事、政治,号称“新疆王”。1949年后到台湾,1970年病逝于台北。

Copyright © 2015-2018 讲历史 www.jiangli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晋ICP备200061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