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白居易太无耻,他的好友元稹的人品也不敢恭维!

来源:讲历史2019-06-25 09:37:01责编:金大元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白居易是著名的唐代三大诗人之一,与他的好友元稹世称“元白”,可是你知道么,他们的人品却都不敢恭维,这是怎么回事呢?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元稹和白居易属于同时代人,…

白居易是著名的唐代三大诗人之一,与他的好友元稹世称“元白”,可是你知道么,他们的人品却都不敢恭维,这是怎么回事呢?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

白居易太无耻,他的好友元稹的人品也不敢恭维!

元稹和白居易属于同时代人,俩人都以诗词著称, 诗功相当,被称为“元白”。而且,他们私下里也交情甚厚,观念相同。相交近半辈子,一起切磋写诗,创作了大量的感人诗篇。自古以来,我们都会崇尚这些名垂青史的圣人,但是,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光辉积极的一面,其实,他们也有凡夫俗子的另一面。

元稹微时,还是个穷小子的元稹遇到了自己的初恋,初恋叫崔莺莺,简直就是翻版的《西厢记》,元稹和莺莺恩恩爱爱的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但是几年后,因为莺莺家道中落对元稹仕途没啥帮助,于是痴情人元稹果断给初恋发了好人卡,大言不惭地表示自己“德不足以胜妖孽”,果断远赴帝都考取功名。

虽然落榜,但却得到太子少保韦夏卿的赏识,更是发觉韦夏卿的小女儿竟然十分貌美。

于是元稹这位大才子轻易的就娶到了千金小姐韦丛,而且两人的婚后关系还不错,但却很穷!

千金小姐韦丛还要靠变卖首饰支持这个家庭。并且元稹在岳父的提携下官升至监察御史。但是好景不长,韦丛年纪轻轻却去世了,于是元稹就写了遣悲怀三首,里头有如下句子: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简直感动得人要死要活的,说是要和老婆死后同穴,来生再见……

更"情深”的是,他还许下终身不娶的诺言,“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当然还有上面那句著名的“曾经沧海难为水”。

但是元稹身为一位浪荡的大才子当然没能做到自己诗中说的那么坚贞,依然流连辗转与花丛,后来年轻俊朗的鳏夫元稹,更是和唐代著名妓女诗人大姐姐薛涛,来了一段也不知道是柏拉图式的还是未央生式的恋爱,一时传为佳话。薛涛是谁?

她可是当时大名鼎鼎的女诗人,又是官妓,阅人之无数,尽是政界商界各名流。但是这样一个女人还是看上了渣男元稹。

不出意外的两人也没能长久,和薛涛才同居了四个月,元稹就因工作调动,从此分道扬镳了。

可是就是这么位“旷世痴情种”,劈了腿,负了情,却还心安理得的继续写诗,诉说着自己的深情和爱恋。

元稹的一生,莺莺燕燕不计其数,简直就是心口不一的典型。

白居易太无耻,他的好友元稹的人品也不敢恭维!

再看他的好友白居易。白居易年轻时候虽然仕途顺畅,但却一直拖到三十几岁了才成家,在他写的许多诗中,都隐含着想把女子占为己有的变态的欲望,就在元稹抛弃薛涛多年以后,白居易作了一首《与薛涛》诗:

峨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此路迷;

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

可以说,白居易的这种做法让人十分鄙视,再怎么说薛涛毕竟和元稹相爱一场。当时,还保持着元稹妻子的身份,并且,还是他最好的朋友之妻,白居易这样做实在是有些卑劣。后来白居易在自己的诗集中,都没敢把这首诗收集到里边。

诗集是让元稹给写的序言,他当然认为没脸让元稹看到这首诗。白居易不仅引诱着朋友之妻,但他还通过写诗来刺激着另一个无辜的女人关盼盼

关盼盼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女子,是唐朝官员张愔的情人,颇具姿色,张愔死后,官盼盼为表达忠贞一人独处,十五年没有再嫁。我国古代受三从四德封建思想的影响,大多数女人都会像关盼盼一样选择坚守贞操,尽管她们身份卑微。

张愔在世的时候,曾热情款待过白居易,当时,为了增添雅兴就让关盼盼展示自己的歌舞,一睹芳容,白居易是惊诧无语,垂涎三尺,碍于面子他只有妒羡和失望。不过,从此关盼盼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多年以后都无法忘怀。

在官员张愔去世后,白居易是更加思念关盼盼。在得知关盼盼独守空房后,他心有感触写下了一首诗:

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

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这首诗倒是深情含蓄,描绘了关盼盼的孤独惆怅感,表达了他对一个女子怜爱的思想,想着当年惊艳自己的女人,不知不觉中把自己想成了关盼盼的男人,更是思念不绝。

白居易太无耻,他的好友元稹的人品也不敢恭维!

白居易尽显着自己的淫念也无可厚非,但是,在后来的又一首有关关盼盼的诗中就暴露出他残忍的本性: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坟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这首诗中,白居易毫不避讳的表露出对张愔的可怜和讥讽:说到张愔墓上白杨已可作柱,而生前宠爱的红粉佳人还孤孤单单地独守空帏。他曾经为了女人耗尽了钱财,但却没有得到女人的真心,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为张愔而死。

关盼盼领悟了这首诗的意思,十分愤慨,于是,为了证明自己,她开始自我摧残,拒绝进食,无形中走向了白居易暗指的绝路。曾为人瞩目的诗人,就这样用自己的笔锋把一个软弱的女子逼上了不归路,由此,我们心中可能会泛起憎恶之感。

白居易的无耻不仅仅如此,白居易豢养家妓,三年一波,因为嫌老。还曾写诗夸耀《追欢偶作》:“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

白居易豢养的家妓中有两个出名的一个叫樊素,一个叫小蛮。樊素擅长唱歌,小蛮擅长跳舞,白居易写过“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诗句。

唐朝规定正四品官员可以蓄女乐三人,但是白居易光吹拉弹唱的家妓就有上百人。

这就是白天写《卖炭翁》悲天悯人,晚上追求男女之欢的白居易。更可恨的是,没过三年白居易就嫌弃这些家妓年老,要再换一波,十年换了三次,还以此为傲,到处炫耀。

真不知道风烛残年的白居易面对十八九的樊素小蛮有什么资格嫌老。

白居易太无耻,他的好友元稹的人品也不敢恭维!

纵观白居易一生,早年的他,抨击时政,痛责弊端,关心民间疾苦,同情老夫少妇。言为心声,他的一些作品也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卖炭翁》中的“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怨天寒”到《琵琶行》中的“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的确,青年盛年时的白居易,的确这样说,也是这样想,更是这样做的。这时的白居易,无疑是高尚伟大的。正是因此,他险遭杀身之祸,也为此被流放到了当时的蛮荒之地。

但一腔热血毕竟有消逝的一天,几经宦海沉浮的白居易终于人到中年、晚年了。这时的他,圆滑了,沉默了,世故了,闲散了,也无聊了无耻了。晚年的白居易,狎妓无度,骄奢淫逸,并且为此沾沾自喜,炫耀于人前,却不是以此为耻,竟也沦落成了一个好色之人。一个皱面白须的老头,竟然常常说二十往上的女子已太老太无味。他蓄养着大批歌伎,供他玩乐,还卖出他以为老的买进更年轻的。

人会变,即使是那些曾经高尚的人伟大的人。晚年的白居易是晚年的白居易,但毕竟有个青年盛年的白居易啊!让我们记住那个好的白居易,逐渐忘却那个不好的白居易吧!英明上半生的唐玄宗和昏聩晚年的唐玄宗啊!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吧!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