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名人
嵇绍()
中文名:嵇绍
别名:嵇延祖、嵇侍中
国籍:西晋
民族:汉族
出生地:谯国铚县(今安徽淮北)
出生日期:公元253年(曹魏嘉平五年)
逝世日期:公元304年(西晋永安元年)
职业:文学家、官员
人物介绍:

嵇绍(253年—304年),字延祖。谯国铚(今安徽淮北临涣)人 。曹魏中散大夫嵇康之子 ,西晋时期文学家。

嵇绍十岁时,嵇康被掌权的司马氏集团杀害,嵇绍也被迫退居乡里,不得出仕。后在山涛劝解下被举荐为秘书丞,历任汝阴太守、豫章内史、徐州刺史,后因长子去世离职。

元康(291年-299年)初年,任给事黄门侍郎,不与外戚贾谧等人结交,等到贾谧被杀后,嵇绍因不屈权贵,被封为弋阳子,迁任散骑常侍,领国子博士。

建始元年(301年),赵王司马伦篡位,嵇绍接受他的任命,担任侍中,晋惠帝司马衷反正后,仍以嵇绍为侍中。后因公事免职,齐王司马冏任其为左司马,司马冏被杀后返乡。

不久,被征为御史中丞,又复任侍中。长沙王司马乂拜嵇绍为使持节、平西将军,以安定军心。司马乂被害后,复任侍中,与百官被成都王司马颖废为庶人。不久,朝廷讨伐司马颖,恢复嵇绍的官爵。嵇绍奔赴荡阴,正值王师大败,百官奔走,嵇绍拼死保卫惠帝,最终遇害。

后来,河间王司马颙上表请赠嵇绍司空、进爵弋阳公未成。东海王司马越路经嵇绍墓时,上表怀帝赠嵇绍侍中、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进爵弋阳侯。晋元帝司马睿为左丞相时,赠嵇绍太尉,司马睿即位后,赐谥忠穆。 有文集二卷。

 

历史名人推荐
嵇绍资料
嵇绍简介
文章
  • 中文名嵇绍
  • 别名嵇延祖、嵇侍中
  • 国籍西晋
  • 民族汉族
  • 出生地谯国铚县(今安徽淮北)
  • 出生日期公元253年(曹魏嘉平五年)
  • 逝世日期公元304年(西晋永安元年)
  • 职业文学家、官员
  • 信仰儒家
  • 主要成就不畏权贵,舍身卫帝
  • 代表作品《长生树赋》《槐香赋》《赠石季伦诗》
  • 官职侍中
  • 封爵弋阳子
  • 追赠太尉、弋阳侯
  • 谥号忠穆
  • 典故嵇侍中血、鹤立鸡群
<h2><strong>人物生平</strong></h2><h3><strong>贤似郤缺</strong></h3><p>嵇绍的父亲嵇康,因得罪掌权的司马氏集团,而在嵇绍十岁时遇害,嵇绍奉养母亲孝顺慎重。因为父亲获罪,静居在家中。山涛掌管选举事时,奏请晋武帝说:“《康诰》上说‘父子罪不相及。’嵇绍的贤能可以和郤缺相比,应当加以任命,请让他任秘书郎。”晋武帝对山涛说:“像您所说的,他能胜任秘书丞,何况秘书郎。”于是下诏征召嵇绍入朝为秘书丞。&nbsp;</p><p>多次升迁后为汝阴太守,尚书左仆射裴頠很器重他,常说:“如果让嵇延祖任吏部尚书,可使天下的人才不会再有遗漏。”沛国人戴晞年轻有才气,同嵇绍之侄嵇含交好,当时人们相信他将来必有大用,嵇绍却认为他一定不会成大器。戴晞后来任司州主簿,因为行为不端被驱逐,乡里都说嵇绍有知人之明。&nbsp;</p><p>后转任豫章内史,因母亲去世,未到任。丧服期满后,拜徐州刺史。当时石崇监徐州诸军事,性格尽管骄横暴戾,但嵇绍以道义劝说,石崇对他甚为亲近敬重。后来嵇绍因为长子去世而离职。&nbsp;</p><h3><strong>不畏权贵</strong></h3><p>元康初年,任给事黄门侍郎。当时侍中贾谧凭借外戚的身份,年纪轻轻就身居</p>高位,潘岳、杜斌等人都依附他。贾谧请求与嵇绍交好,嵇绍拒绝不理。等到贾谧被诛杀,因为嵇绍不亲附恶人,受封弋阳子,又升为散骑常侍,兼任国子博士。&nbsp;<p>永康元年(300年),太尉陈准去世,太常奏请加给谥号,嵇绍反驳说:“谥号是用来流传后世、永不磨灭的的,大德之人应当授予大名,微德之人就应授予微名,’文、武‘这些谥号,显扬死者的功德,’灵、厉‘这些谥号,标志着死者的糊涂昏昧。由于近来掌礼治之官怀抱私情,谥法便不依据原则。加给陈准的谥号过誉,应该加谥号为’缪‘。”此事虽然没有听从嵇绍的意见,但是朝臣都甚为惧怕他。&nbsp;</p><p>永康二年(301年),赵王司马伦篡位,以嵇绍为侍中。同年,晋惠帝重新继位,嵇绍仍然任侍中。当时,众人建议追复已遇害的张华的官爵,嵇绍认为张华不能坚持正道,认为不应该追复他的官爵。又上疏希望惠帝及当权者吸取教训。&nbsp;</p><h3><strong>正直以谏</strong></h3><p>永宁二年(302年),齐王司马冏在辅政后,大肆建造自己的宅第,骄纵日益加深,嵇绍为此劝谏司马冏,司马冏虽然谦逊恭顺的回报嵇绍,但就是不能听从他的意见。&nbsp;</p><p>一次,司马冏与董艾等人中宫中闲聊,畅谈国家大事。嵇绍穿着朝服求见,董艾就对司马冏说:“嵇侍中善丝竹,您可以让他弹琴。”司马冏也正有此意,就命人抬琴进来请嵇绍演奏。嵇绍不愿意,司马冏就说:“今天大家都挺高兴,您又何必如此扫兴呢?”嵇绍庄重是回答:“您匡复社稷,更应讲究礼仪,端正秩序。我今天穿着整整齐的礼服前来见您,您怎能让我做些乐工的事呢?如果,我身着便服,参回私人宴会,那倒不敢推辞了。”司马冏和董艾等人听了此话后,都很惭愧。&nbsp;</p><p>不久,因公事被免职,司马冏以其为左司马。没几天,司马冏被长沙王司马乂诛杀。之前,在双方交兵时,嵇绍前往宫中,有人持弩在东阁守卫,看到嵇绍,要拿箭射他,正好有一位殿中统兵的将领萧隆,看到嵇绍姿貌不凡,怀疑他不是一般人,于是上前夺下箭,嵇绍才得以幸免。于是返回在荥阳的旧宅。&nbsp;</p><p>太安二年(303年),嵇绍被征召为御史中丞,未拜受,又任侍中。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起兵直驱京都,借以讨伐司马乂,惠帝的车驾驻扎城东。司马乂向属众说:“今日西征,希望谁作都督呢?”军中将士都说:“希望嵇侍中尽力在前面引导,我们虽死犹生。”于是以嵇绍为使持节、平西将军。&nbsp;</p><p>永兴元年(304年),司马乂被俘,嵇绍重任侍中。公王以下的官员都到邺城向司马颖谢罪,嵇绍等人均被罢官,免为平民。&nbsp;</p><h3><strong>嵇侍中血</strong></h3><p>不久朝廷北征,重征嵇绍为侍中,恢复了他的爵位。嵇绍因天子流亡在外,接奉诏书驰往行驾住处。恰逢朝廷的军队在荡阴战败,晋惠帝脸部受伤,中三箭,百官及侍卫人员都纷纷溃逃,只有嵇绍庄重地端正冠带,挺身保卫天子,司马颖的军士把嵇绍按在马车前的直木上。晋惠帝说:“这是忠臣,不要杀他!”军士回答道:“奉皇太弟(司马颖)的命令,只是不伤害陛下一人而已!”于是杀害嵇绍,血溅到惠帝的衣服上,惠帝为他的死哀痛悲叹。等到战事平息,侍从要浣洗御衣,晋惠帝说:“这是嵇侍中的血,不要洗去。”&nbsp;</p><h3><strong>死后哀荣</strong></h3><p>等到张方逼迫惠帝迁往长安时,河间王司马颙上表请求赠嵇绍司空,进爵为弋阳公。正值惠帝还洛阳,于是此事未行。&nbsp;</p><p>光熙元年(306年),东海王司马越出屯许,路经荥阳,经过嵇绍墓时,哭得非常悲伤,为其刊石立碑,又上表请赠官爵。怀帝于是遣使赠嵇绍侍中、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进爵为弋阳侯,赐一顷墓田,以十户人家守护,以少牢礼仪祭祀。&nbsp;</p><p>永嘉六年(312年),晋元帝司马睿为左丞相,秉承旨意,认为嵇绍死节之事重大,但赠礼没有表彰他的功勋,于是表赠太尉,以太牢礼仪祭祀。&nbsp;</p><p>太兴元年(318年),司马睿即皇帝位,赐嵇绍谥号忠穆,再次以太牢礼祭祀。&nbsp;</p><h2><strong>人物评价</strong></h2><h3><strong>总评</strong></h3><p>嵇绍素来豁达洒脱,不拘小节,但开朗而有约束,通达而不杂乱。他与侄子嵇含等五人同居,对他们的抚养体恤如亲生子。门生及老部下思念他留下的仁爱,按丧礼守住墓旁,守满三年者有三十多人。&nbsp;</p><p>由于嵇绍死节事的特殊性,所以历代文人墨客对嵇绍褒贬不一。如郭象、郗鉴等与嵇绍同时代或者相去不远的人,都不赞同嵇绍的行为,郭象认为嵇绍不孝于父、忠于昏君,贪图名位。明代著名思想家顾炎武则把嵇绍和山涛一起指责,近代也有不少学者与顾炎武持相同意见。而历代君主均赞扬了嵇绍的忠义,对其多加赗赠,以宣扬儒家的忠节思想,来维护封建统治。杜甫、文天祥等人均在自己的诗中赞扬了嵇绍的忠烈。但在赵王司马伦篡位时,任命嵇绍为侍中,却没有见到关于嵇绍推诿此职的记载,或许也证明嵇绍是司马伦的附庸。</p><h3><strong>历史评价</strong></h3><p>山涛:“嵇绍贤侔郤缺,宜加旌命,请为秘书郎。”&nbsp;</p><p>裴頠:“使延祖为吏部尚书,可使天下无复遗才矣。”&nbsp;</p><p>董艾:“嵇侍中善于丝竹,公可令操之。”&nbsp;</p><p>裴希声:“二仪肇建,君臣攸序。峨峨侍中,应期作辅。外播仁风,内举心膂。执慈弗勇,靡仁不武。见危授命,背生殉主。确乎其操,邈乎其崇。矫矫王臣,宪慈遗风。在亲成孝,于敬成忠。”&nbsp;</p><p>王接:“夫谋人之军,军败则死之;谋人之国,国危则亡之,古之道也。荡阴之役,百官奔北,惟嵇绍守职,以遇不道,可谓臣矣,又可称痛矣。今山东方欲大举,宜明高节,以号令天下,依《春秋》褒三累之义,加绍致命之赏,则遐迩向风,莫敢不肃矣。”</p><p>谢鲲:“友人王眉子清通简畅,嵇延祖弘雅劭长,董仲道卓荦有致度。”</p><p>郭象:“嵇绍父死在非罪,曾无耿介,贪位死暗主,义不足多。”</p><p>郗鉴:“殛鲧而兴禹,禹不辞兴者,以鲧犯罪也。若以时君所杀为当耶,则同于禹;以不当耶,则同于嵇。”</p><p>司马曜:“褒德显仁,哲王令典。故太尉、忠穆公执德高邈,在否弥宣,贞洁之风,义著千载。”&nbsp;</p><p>《世说新语》:“有人语王戎曰:&#39;嵇延祖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p><p>房玄龄等《晋书》:“①晋自元康之后,政乱朝昏,祸难荐兴,艰虞孔炽,遂使奸凶放命,戎狄交侵,函夏沸腾,苍生涂炭,干戈日用,战争方兴。虽背恩忘义之徒不可胜载,而蹈节轻生之士无乏于时。至若嵇绍之卫难乘舆,卞壸之亡躯锋镝,桓雄之义高田叔,周崎之节迈解扬,罗丁致命于旧君,辛吉耻臣于戎虏,张祎引鸩以全节,王谅断臂以厉忠,莫不志烈秋霜,精贯白日,足以激清风于万古,厉薄俗于当年者欤!所谓乱世识忠臣,斯之谓也。”&nbsp;“②中散以肤受见诛,王仪以抗言获戾,时皆可谓死非其罪也。伟元耻臣晋室,延祖甘赴危亡,所由之理虽同,所趣之途即异,而并见称当世,垂芳竹帛,岂不以君父居在三之极,忠孝为百行之先者乎!且裒独善其身,故得全其孝,而绍兼济于物,理宜竭其忠,可谓兰桂异质而齐芳,《韶》《武》殊音而并美。或有论绍者以死难获讥,扬榷言之,未为笃论。夫君,天也,天可仇乎!安既享其荣,危乃违其祸,进退无据,何以立人!嵇生之陨身全节,用此道也。”&nbsp;“③重义轻生,亡躯殉节。劲松方操,严霜比烈。白刃可陵,贞心难折。道光振古,芳流来哲。”&nbsp;</p><p>杜甫:“①敢料安危体,犹多老大臣?岂无嵇绍血,沾洒属车尘?”“②范云堪晚友,嵇绍自不孤。”&nbsp;</p><p>赵元一:“每览嵇绍、纪信之高义,感千载而仰慕;寻淖齿、王敦之遗迹,思奋剑而誓心。”&nbsp;</p><p>李商隐:“①嵇鹤元无对,荀龙不在夸。”&nbsp;“②人间只有嵇延祖,最望山公启事来。”&nbsp;</p><p>韩偓:“①溅血惭嵇绍,迟行笑褚渊。”“②御衣空惜侍中血,国玺几危皇后身。”&nbsp;</p><p>司马光:“昔舜诛鲧而禹事舜,不敢废至公也。嵇康、王仪,死皆不以其罪,二子不仕晋室可也。嵇绍苟无荡阴之忠,殆不免于君子之讥乎!”&nbsp;</p><p>朱熹:”嵇康魏臣,而晋杀之,绍不当仕晋明矣。荡阴之忠固可取,亦不相赎。事雠之过,自不相掩。“&nbsp;</p><p>陈普:“佞舌如簧乱孝思,竹林人物固猖披。御衣炯炯嵇生血,不似王生泪着枝。”&nbsp;</p><p>文天祥:“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p><p>王夫之:“嵇绍可以仕晋乎?曰:不可。仕晋而可为之死乎?曰:仕而恶可弗死也!仕则必死之,故必不可仕也。父受诛,子雠焉,非法也;父不受诛,子不雠焉,非心也。此犹为一王之下,君臣分定,天子制法,有司奉行,而有受诛不受诛者言也。嵇康之在魏,与司马昭俱比肩而事主,康非昭之所得杀而杀之,亦平人之相贼杀而已。且康之死也,以非汤、武而见惮于昭,是晋之终篡,康且遗恨于泉下,而绍戴之以为君,然则昭其汤、武而康其飞廉、恶来矣乎!绍于是不孝之罪通于天矣......沈充以逆伏诛,而子劲为晋效死。蔡仲之命曰:尔尚盖前人之愆。一沈劲克当之矣。绍盖前人之美,而以父母之身,糜烂而殉怨不共天之乱贼,愚哉其不仁也!汤阴之血,河不洒于魏社为屋之日,何不洒于叔夜赴市之琴,而洒于司马氏之衣也?”&nbsp;</p><p>顾炎武:“夫绍之于晋,非其君也,忘其父而事其非君,当其未死,三十馀年之间,为无父之人亦已久矣,而荡阴之死,何足以赎其罪乎!且其人仕之初,岂知必有乘舆败绩之事,而可树其忠名以盖于晚上,自正始以来,而大义之不明遍于天下。如山涛者,既为邪说之魁,遂使嵇绍之贤且犯天下之不韪而不顾,夫邪正之说不容两立,使谓绍为忠,则必谓王裒为不忠而後可也,何怪其相率臣于刘聪、石勒,观其故主青衣行酒,而不以动其心者乎?是故知保人下,然後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nbsp;</p><p>余嘉锡:“忘父之雠,而北面于其子之朝,以邀富贵,是犹禽兽不知有父也。”&nbsp;</p><h2><strong>轶事典故</strong></h2><h3><strong>鹤立鸡群</strong></h3><p>嵇绍刚到洛阳时,有人告诉王戎说:“昨日在人群中曾见到嵇绍,看他气宇轩昂,恰如野鹤立在鸡群中。”王戎说:“你还未见过他父亲呢。”&nbsp;</p><h3><strong>嵇绍不孤</strong></h3><p>在嵇康临死之前,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托付给了山涛,并且对嵇绍说:“山公尚在,汝不孤矣。”&nbsp;</p><h3><strong>骏马何为</strong></h3><p>当初,嵇绍将要奔赴前线时,侍中秦准问嵇绍:“如今要前往危难之处,您有好马吗?”嵇绍严肃的说曰:“陛下亲征,以正义来讨伐叛逆,一定不战而胜。如果陛下有难,有为臣之节在,骏马有何用!”听到的人没有不叹息的。&nbsp;</p><h2><strong>个人作品</strong></h2><p>据《全晋文》载,嵇绍有文集二卷,还收录有《上惠帝疏》、《陈准谥议》、《张华不宜复爵仪》、《谏齐王冏书》、《叙赵至》、《困热赋序》、《娱蜡赋》、《白首赋序》、《酒赋》、《寒食散赋》、《羽扇赋序》、《八磨序》、《宜男花赋序》、《孤黍赋序》、《瓜赋》、《长生树赋》、《槐香赋》、《鸡赋序》、《遇虿赋序》、《诰风伯》、《上言长沙王乂宜增置掾属》、《诗序》、《木弓铭》、《菊花铭》、《司马诔》、《吊庄周图文》等,另有一篇失题。&nbsp;</p><p>《晋诗》有一首《赠石季伦诗》。&nbsp;</p><h2><strong>亲属成员</strong></h2><h3><strong>父亲</strong></h3><p>嵇康,曹魏文学家、音乐家,因得罪掌权的司马氏而遇害。</p><h3><strong>后代</strong></h3><p>嵇眕,嵇绍长子,有嵇绍的风范,早卒。</p><p>嵇翰,嵇绍从孙,因嵇眕早逝而袭嵇绍爵位,后拜奉朝请。</p><p>嵇旷,嵇翰之孙,东晋孝武帝太元年间,以嵇旷世袭弋阳侯。</p>

Copyright © 2015-2018 讲历史 www.jiangli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晋ICP备200061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