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军统特务档案:一特工竟想靠出家躲避制裁

来源:讲历史2017-04-01 08:55:03责编:尼威亚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曾扩情、毛万里,都是有名的大特务,曾扩情毕业于黄埔第一期,在黄埔同学中首先进入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还是复兴社十三太保的成员之一,历任蒋介石随从秘书、鄂豫皖三省&a…

曾扩情、毛万里,都是有名的大特务,曾扩情毕业于黄埔第一期,在黄埔同学中首先进入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还是复兴社十三太保的成员之一,历任蒋介石随从秘书、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党务特派员、西北“剿匪”总司令部政训处长、第八战区司令长官部政治部、四川省党部主任委员、川陕甘边区绥靖公署中将副主任等重要职务;毛万里,出道虽然晚一些,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教班第八期,但他是毛人凤的弟弟,1932年加入复兴社,当过军统北平区区长、上海实验区区长、东南办事处主任兼华东区区长、第三战区长官部调查室主任、保密局浙江站少将站长。因此,从他们两人长期战斗在反共第一线的经历上来看,都不应该像小朋友那样天真和幼稚。

然而,历史就喜欢捉弄人,偏偏要发生不应该发生的故事。

1949年,国民党兵败如山倒,只要不是脑残,都知道该撒起脚丫子往哪里跑,毛万里当然是晓得的,但动作却是慢镜头。这年5月,百万雄师过大江,风扫残云,毛万里打长途电话,让正在衢州读高中的儿子毛世荣回老家江山县,准备举家迁往香港。他儿子回家以后,玩了几天,他才让他用卡车将亲朋好友先送到福建南平,然后再回来接他。关键时刻,他还不快一点闪人,想表现自己的从容不迫,也要正确地估计形势啊,还真以为土八路的两条腿跑不过他的汽车轮子呢。

1.jpg

结果,等他儿子从南平返回,才到浦城,还没进浙江,便听说江山已经解放了,浦城一片混乱,县长逃之夭夭,他儿子的车子开到甘八都,就被国民党军队一路丢弃的各种车辆所阻塞,不能前进,只好守在这里等父亲。

守了两天,他儿子才看到父亲,正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走过来……

已经吃过一次亏,应该汲取教训吧?

所以他儿子才说:“我们开的是新车,汽油足,应当日夜兼程。”可毛万里对这一建议并不以为难,以为仙霞岭这条路被堵了,解放军就过不来,根本就不知道解放军还会从别的什么地方打穿插,非要在浦城停下来办事找人,结果又耽搁宝贵的一天。

第二天,他们离开浦城不久,建瓯又被解放,把去南平的路一刀斩断,父子俩只好丢下汽车,亡命天涯,最后毛万里侥幸逃脱,他儿子却被扣留,从此骨肉分离,天各一方。

而曾扩情,则比他更傻,有飞机不坐,非要去当和尚来蒙混过关。解放军打进四川以后,老朋友胡宗南到处找他,要他回成都,可以一起飞台湾。那时候的一张飞机票,就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条船,何等珍贵?可他不知道为什么,秘密潜往广汉,好像胡宗南找他是要杀他一样,既不起义,又不逃跑,而是很天真地跑到深山古寺去当和尚。当解放军派人去抓他时,他还满不在乎地说:“老衲已是出家之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你们还抓我作甚?”

当解放军告诉他,不光是他这种出家才几天的假和尚,就是削发多年的原军统行动处长宋灰鹤这样的真和尚都给抓起来以后,他才后悔不已。


军统第一杀手为何死在一个柔弱的女人手上?

1939年,戴笠授命暗杀汪精卫。因为汪伪特工总部76号头子丁默邨、李士群都是国民党特务出身,派去暗杀汪精卫的人只能是他们不熟悉的。于是,戴立派了一个名叫詹森的杀手。詹森,本名尹懋萱,是国民党军统上海站锄奸团成员。他来去无影,锄奸惩恶只需一枪从不失手,被誉为“军统第一杀手”。

1.jpg

詹森准备趁着汪精卫召开六大的机会下手,然而丁、李二人早有防备,建议汪精卫提前一天进场,退后一天离场。詹森准备在来回路上刺杀汪精卫的计划落空。不得已,戴笠命令詹森转移目标,对准了李士群的后台——上海青红帮大佬季云卿。一天,季云卿从澡堂出来,早已等候多时的詹森闪身而出,众人只依稀听到一声轻响,便见季云卿倒了下去。李士群又惊又怒,立誓擒住刺杀季云卿的杀手。

2.jpg

英雄难过美人关,詹森和上海滩上一个著名的交际花卢文英来往密切。成功刺杀了季云卿后,詹森甚至住到了卢文英的家里,沉醉温柔乡的独行侠还以为自己行事天衣无缝。12月的一天,一队特务突然冲进卢文英的家,把毫无防备的詹森逮了个正着。76号是怎么抓住这个行事谨慎、来去无踪的杀手的呢?原来,陷入温柔乡的詹森向卢文英和盘端出了他最近暗杀了一个大人物,而且还将那把小手枪作为礼物,送给了卢文英。

卢文英去拜访她的干爹张德钦(留美出身,青帮大字辈的流氓)时,得意之下说出了自己的情人暗杀了一个大人物,还把小手枪拿出来炫耀。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德钦马上联想起季云卿被杀的案子,他又发现枪膛里少了一颗子弹,于是就要卢文英把枪送给了他。张德钦拿到了枪就立即交到了76号。76号的特务经过弹道对比,确定这正是暗杀季云卿的那把手枪,立刻把凶手锁定了小手枪的主人。1939年冬,詹森被枪毙。一代刺客,就这样死于红颜知己的虚荣心。抗战胜利后,詹森被授予烈士称号


笑面阎罗毛人凤与军统艳谍向影心:神秘的往事

电影《 开国大典》中有这样一个桥段。毛人凤到蒋介石办公室汇报工作,谈完工作,蒋介石忽然大发感慨,说自己要抢运人才,列举出张澜、罗隆基等一批人。毛人凤忽然十分紧张,提出请假出去打电话。蒋介石叫他用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打,毛人凤只好硬着头皮接通了上海警察局局长毛森,只说“那一批,缓办。”又补充说“不是,是张澜、罗隆基那一批。”蒋介石面无表情地说:“我晚说一会儿,你就要下手了?”这就是心狠面善的毛人凤。

毛人凤初入军统时已经36岁,为何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坐上军统一把手的位置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能忍。毛人凤以不露声色的忍耐精神,将其野心深深埋在心内,以待时机的到来。

而最能体现他能忍的,还是要数到他老婆和戴笠的一段轶事。毛人凤能够进入军统还是受到戴笠的提拔。在毛人凤攀上权力顶峰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女人的作用不容忽视,此人就是他的妻子——向影心。

1.jpg

谈起这个女人,那也心气颇高,向影心出生在陕西西安城郊一个有名的郎中家庭。她天生丽质,聪颖好学,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年方十八,成为方圆百里有名的才女。尽管登门求婚者络绎不绝。可是他居然要嫁给驻扎在本地的西北军一位名叫胡逸发的团长做三姨太,这岂不太荒唐了?胡逸发的年龄比向影心的父亲还大一岁,并且已经有了两房女人,向影心怎么会看上他呢?

原来,她要出人头地,要出去闯世界。 很快,年轻漂亮的向影心就成了交际场中的焦点,她也因此进入了戴笠的视线。

据说,向影心很可能是在牌桌上认识了戴笠。戴笠有意将向影心招为自己部下,作为一个“美人”,用她的本领去攻破堡垒。并给她起了一个暗号,叫做“裙带花”。

成为军统名人的向影心没多久就在戴笠的撮合下,嫁给了时任机要秘书的毛人凤,这里面的文章估计三个人都明白。 戴笠是想借个梧桐栖凤,名利双得,因戴笠毕竟身为领导,又有家室,对向影心毕竟不能长久明来。

对于外面的风言风语,毛人凤也是充耳不闻。其实,毛人凤在奉行他人生谋略中的“忍”,这并不是说他就真的宅心仁厚,只是因为火候不到。1946年3月17日,机毁人亡。戴笠之死给毛人凤带来了曙光,经过一番权力斗争,他由军统局二老板晋升为军统局的大老板,他的狠劲就显现出来了。

1947年5月,向影心因患感冒持续发烧,被送进了医院。一周后,向影心病情开始好转,不料,就在这个时候,向影心又被转到了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检查。这实在太过蹊跷,然而,无论她怎样争辩和反抗,精神病专家仍在她的诊断书上确定了她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需强化治疗。随后,向影心被送进了位于青岛市郊的一家全封闭疗法的疯人院。


揭秘:那些为戴笠打下半壁江山的军统美女们

军统中不乏美女,戴老板左右逢源如鱼得水,风流事举不胜举。他最宠爱的是被他称为“华妹”的陈华。这个陈华,是当年军统中的一条“美人鱼”,不仅貌若天仙,而且很有头脑,

以残酷无情著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他任国民党军统局长8年,曾密令残杀了无数革命志士,是双手沾满烈士鲜血的刽子手……

1.jpg

戴笠极为好色,从自己的侄女、女佣、女特务到特务家属、朋友妻女,他染指无数:有一夜风流的逢场作戏、有忍痛割爱的痛苦、有海誓山盟的虚伪、也有刻骨铭心的“爱”……

说起戴笠最受宠的情妇,许多人一直认为是当年的著名电影明星胡蝶。的确,胡蝶不仅气质上雍容华贵,雅致脱俗,而且表演上温良敦厚,娇美风雅,因此成为当年最有魅力的电影皇后。而戴笠对她更是垂涎三尺,耍尽手段,费尽心机,最后终于将她弄到自己的床上。

2.jpg

其实,纵观戴笠一生中所染指的女人,胡蝶并不是最受宠的情妇,而戴笠最受宠的情妇无疑是军统美人——被他称为“华妹”的陈华。这个陈华,是当年军统中的“一枝花”,不仅貌若天仙,而且很有头脑,帮戴笠办过不少大事,戴笠曾感慨万千地对陈华说过:“华妹,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一步登天:从雏妓到凤凰

陈华出身寒微,迫于生活的压力,13岁时就沦为雏妓。在16岁那年,被孙中山麾下参军、后任上海警备局司令的杨虎一眼看中,成为了他的情人,陈华从此脱离了妓院的火坑。

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杨虎,对陈华来说,无疑是一棵大树。他资历很深,早年加入同盟会,1915年袁世凯称帝时,孙中山兴师伐袁,杨虎任江苏军总司令、海军陆战队司令兼代理海军总司令,1922年任广州非常大总统府卫士队长、广州非常大总统府参军,1922年任北伐讨贼军第二军第一师师长。孙中山逝世后,杨虎追随蒋介石与之结为拜把兄弟。


193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华邂逅了戴笠。当时戴笠正在组建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急需各方面的人才,而陈华也看出了戴笠的前途远在杨虎之上,于是便投奔到戴笠的麾下,成为了一位闻名遐迩的复兴社美人。陈华不仅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她在为戴笠网罗人才方面贡献甚大,她巧妙地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9人为戴笠所用,受到戴笠赏识。这9人后来都成为了军统的铁血杀手,这让戴笠对陈华这位军统美人更为刮目相看。

3.jpg

陈华年轻美貌,风姿撩人,戴笠为了得到她,就像为了得到胡蝶一样,可谓是耍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机。他特别安排了他最得意的学生,后来成为胡宗南夫人的叶霞翟做她的助手,但遭到陈华的拒绝。戴笠为此很是惆怅与忧伤。后来陈华得知戴笠身世也很苦,尤其是戴笠改名的故事感动了她:穷困潦倒的戴笠1926年报考黄埔军校时,所带的钱花光了,那天正下大雨,有人随手送了一个斗笠给他,并帮他付了旅馆欠费。这个人就是后来的军统高层徐亮。为纪念这段友情,他便改名为“戴笠”。

两人同病相怜,共同的悲苦经历,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他们很快就黏在了一起,陈华从此成为戴笠一生中惟一全始全终的红粉知己,以至于戴笠把监视汪精卫、孙科这样最重要的间谍任务都交给陈华。当然,陈华凭借自己过人聪慧和非凡的能力,也从来不辱使命,戴笠对她宠爱有加。

4.jpg

“铁公鸡”“刮”去情人的貂皮大衣

戴笠是个很奇怪的人,作为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的一生,享尽了荣华富贵。他名下的汽车、房产自然不少,但现金、珠宝却不多,因此,他对待女人多以霸占为主,难得见到他花钱引诱女人。在陈华与戴笠私下相处的时候,戴笠常被陈华调侃,“小气鬼、铁公鸡,还是我掏腰包吧,免得你肉痛……”而戴笠反赔笑脸,不以为忤。

抗战时期,陈华在上海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在戴笠曾家岩寓所里。戴笠为陈华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最普通的四菜一汤,弄得陈华哭笑不得。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的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外国货,而抗战时重庆物资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就这样,陈华只得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连情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戴笠大肆搜刮财物的手段可见一斑。

失事前与情人最后一夜

抗战胜利后,戴笠从蒋介石对他的态度中,渐渐感觉到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和猜忌,不由得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便曾将自己的堪忧前景告诉了陈华。


1946年3月初,戴笠前往北平之前,在陈华住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就在那一夜,戴笠的心情显得十分沉重。他郑重地对陈华说:“华妹,我老实告诉你吧,老头子(蒋介石)不要我,我就死。”陈华认为此时戴笠已抱有死心。因为当时抗战胜利后,作为特务组织的军统有可能撤销,而此时戴笠风头正劲,其组织连同外围有数十万之众,又有美国人撑腰,戴笠想先当警政部长,后谋海军司令的位置,这引起了蒋介石的猜疑与不满。

5.jpg

第二天一早,戴笠便离开陈华前往北平。戴笠走后,陈华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3月17日,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王新衡打电话告诉陈华,戴笠从青岛正在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在家中为戴笠接风。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到机场接机的王新衡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而陈华却露出一丝难言的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6.jpg

13张残骸照片里一眼认出戴笠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像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这种想法自然来源于这位军统美女与戴笠最后的一夜情。戴笠的 “华妹,我老实告诉你听,老头子不要我,我就死”的那句话让她终生难以忘怀。

陈华后来移居香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40多年后,82岁的陈华出了一本回忆录讲述这段往事,她依然坚持戴笠自杀求死的说法。此后不久,饱经人间风雨的陈华病逝于香港,昔日名噪一时的军统之花归于尘土。


揭特务头子戴笠的孩子今何在?都过着平民生活

戴笠,字雨农,早年曾在浙军周凤岐部当兵。后脱离部队到上海,在交易所结识蒋介石、戴季陶等人。以残酷无情著称的戴笠,号称“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

戴笠与妻子毛秀丛生有一子戴善武,有三个孙子:戴以宽、戴以宏、戴以昶,两个孙女:戴眉曼、戴璐璐,其中戴璐璐早夭。

儿子:戴善武(戴藏宜),上海大同大学肄业,当过小学校长;1940年加入军统,曾奉戴笠命杀害共产党员华春荣;1944年当选为江山县参议员,兼县银行董事长、军统局少将专员、忠义救国军少将参议、江山雨农中学校长;戴笠坠机身死之后,他调任京沪杭铁路警备处处长;1950年被捕,次年被枪决。

1.jpg

1953年末,毛人凤遵照蒋介石的旨意,派遣军统特务黄铎装扮成渔民,偷渡进上海。黄铎混进上海后与暗藏在上海市公安局的特务黄顺发、陆秉章取得联系,策划接郑锡英母子去台湾。

由陆秉章偷开公安局出口证,郑锡英改名沈凤英,偕两个儿子戴以宽、戴以昶与特务黄铎一行4人,在1954年1月7日由上海乘快车到广州,然后经香港去台湾。而另一子戴以宏则因户口被黄铎冒名顶替迁出,无法出境,被留在上海。

孙子:戴以宽,到台湾后又去美国学企管弦定居于美国。

孙子:戴以宏,戴以宏在孤儿院上完小学后,已16岁了。不久,劳动人事部门将他分配到安徽省合肥市棉纺厂工作,后被调往安徽枞阳县农场普农山分场,当上了一名拖拉机手,后来又改当修理工。

1976年在普农山分场与下放的一位上海女知青结了婚。1984年这位女知青返回上海,两人便离了婚。不久,戴以宏又与本场一位女工重新组合成小家庭。后来,他成了名7级修理工。

孙子:戴以昶,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在台湾省中华贸易开发公司任职。

孙女:戴眉曼,戴眉曼改名廖秋美,寄养在汤好珠家中,当时她才6岁。在汤好珠的抚养下,戴眉曼渐渐长大并念完小学。1960年10月,戴眉曼和谢培流有情人终成眷属。结婚后,小两口相亲相爱,过了几年平静幸福的生活。

戴笠的孙子孙女目前生活还都算幸福,算不上大富大贵。


情报战场的暗战:李克农为何能压制戴笠?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整个中国都处于无休无止的战乱和纷争中。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李克农和戴笠,这两个分属于敌对状态的国共两党秘密战线的领军人物,进行激烈角逐在所难免……李克农完胜戴笠,是举世公认的结局。

那么李克农完胜戴笠的缘由是什么,笔者根据有限的资料,整理出三点,和读者分享。

秘笈一:潜伏履历,戴笠望尘莫及

李克农的潜伏履历是戴笠所不具有的,这是完胜戴笠的基础。众所周知,李克农早年曾经通过考录的方式潜伏在国民党的另一谍报系统:中统。而且直接接触中统最高领导人徐恩曾。徐恩曾是留美博士,是无线电专家。当时无线电既是从事秘密战线必不可少的联络工具,更是收集情报的重要途径。李克农在徐恩曾身边学习到了最先进的无线通信技术,这是戴笠望尘莫及的。

1.jpg

此外,笔者有幸看到过军统的教材《谍报勤务》和中统的教材《情报学概要》,得出的结论是中统的秘密战线技术略胜军统一筹:其策反、渗透手段是军统教材很少提及的。反观戴笠个人,并未学习过全面系统的秘密战线技术。

秘笈二:文艺素养的巨大差异

文艺素养的巨大差异是李克农完胜戴笠的另一法宝。熟悉历史的读者都知道,李克农有着十分高的文艺素养,尤其是偏爱话剧,而且做过话剧编剧。在延安时期,李克农领导的社会部经常上演全本的苏联话剧,而且李克农的爱人赵英同志就是一个作家。

戴笠其实也是有着一定的文艺素养的,早年报考中学时,以作文成绩第一名被录取,而且同文化界名人郁达夫夫妇有过长期的交往。笔者也看到过戴笠的书法,平心而论还是不错的。

秘笈三:道德修养的悬殊

在军统,往往是千辛万苦抓到一个共产党人,拖到刑讯室一顿折磨(戴笠就曾亲自动手刑讯),人被折磨残废、死了,但是就此深挖的线索也断了。而好色,更不用说了,不仅仅是因此容易落入敌人圈套,更会浪费宝贵的精力和情报资源,甚至葬送整个情报队伍。

戴笠这种好色的秉性不仅使得军统上下污秽不堪,还使得本可全胜的行动毁于一旦。例如军统在北京六国饭店暗杀汉奸唐某的事,本来此役堪称全胜,但是行动队员们得手后,没有及时转移,而是去嫖娼,最后和嫖客发生摩擦而杀人,引发了震惊全国的箱尸案。

反观李克农领导的秘密战线,坚决放弃利用美女色诱,对金钱限制使用,主要靠交朋友的方式开展工作,成绩斐然。从源头上讲这都是道德修养决定的。有道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军统声名狼藉、社会上人人避之不及,这和戴笠的道德修养不高有直接关系。而我党的秘密情报战线在李克农的领导下表现出的坚贞不屈等革命情操,不仅令同志和后人敬仰,也令敌人胆寒。

李克农完胜戴笠,从最根本上讲是革命力量必然胜利、反动力量必然失败的历史大势所决定。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