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一寸山河一寸血,历史不该忘记这位在淞沪战场带头冲锋的中将

来源:讲历史2017-06-23 11:31:43责编:桂婷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记住英雄,传承历史。抗日英雄故事之吴克仁吴克仁烈士照片参加过八一三淞沪会战的黄维,发出“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感叹。很多亲历者都表示,难以使用文字来描述那样一种空前…

记住英雄,传承历史。抗日英雄故事之吴克仁

一寸山河一寸血,历史不该忘记这位在淞沪战场带头冲锋的中将吴克仁烈士照片

参加过八一三淞沪会战的黄维,发出“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感叹。很多亲历者都表示,难以使用文字来描述那样一种空前的悲壮与惨烈。在这场中日双方投入百万兵力的对决中,中国军队几乎一天就要消耗掉一个师。今日看来,中华民族在危亡中的民族精神,在淞沪战场上写下了最光辉的一笔。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英雄就是在这场战役中牺牲的我军最高指挥官吴克仁烈士。

1937年10月底,由于日军在淞沪战场攻破大场防线,战局急剧恶化。时任国民革命军67军军长吴克仁请缨参战。蒋介石此时正苦于无兵可调,即令第六十七军连夜开赴江苏,编为右翼方面军总司令张发奎指挥的总预备队,进驻青浦。

11月5日,日军第十军(辖三个师团)从杭州湾的金山卫大举登陆,直扑松江县,从西线迂回中国守军的后方,战局骤然呈危。张发奎急令第六十七军“轻装向松江急进,痛击敌人,以保我上海右翼军之安全为要”。

与此同时,右翼军代总司令黄琪翔也给松江保安司令王公玙下了手令:“该保安司令协同四十三军郭军长汝栋,六十七军吴军长克仁死守松江县城三日,违即军法严惩”。

松江县城距金山卫仅六十华里,时任松江保安司令的王公玙,手下只有少数地方部队,四十三军郭汝栋此时也仅剩数百人的残部。王公玙接令后焦虑万分,吴克仁更是急如星火,他深知战局危急,任务严峻。

为了争取时间抢夺战机,吴克仁来不及督统全军一同出发,而是率先偕军部参谋长及部分参谋人员夤夜进入松江县城,随即部署第一〇七师师长金奎壁率部占领松江以北,第一〇八师师长张文清率部占领松江城南,相机迎头痛击敌人,以保证上海友军安全撤退。

11月7日,由金山卫登陆的日军已窜到黄浦江对岸,随即以凶猛的火力掩护,出动橡皮艇及木帆船强行登陆。第一〇七师官兵以平射炮压住敌人火力,猛袭强渡日军,当即毙伤日军五六百人,黄浦江面敌尸累累,敌橡皮艇及木帆船几乎全被击沉。代总司令黄琪翔闻报后亲到战场,对该师官兵的英勇之举倍加赞赏。

8日下午,日军援军陆续开至,攻势加强。第一〇七师在金鹤浜、得胜港一线与敌激战,损失惨重,师参谋长邓玉琢战死。

与此同时,第一〇八师在松江到石湖荡之间的三十号桥与敌遭遇,激战中第三二二旅旅长刘启文殉难,日军趁机迁回到第一〇八师之后,第三二四旅旅长夏树勋率残部死守松江西关,以阻敌迫近松江县城。

傍晚时分,日军后续部队源源开至,双方演成巷战,战斗极为残酷。由于忪江城外两翼作战伤亡惨重,日军人部队如潮水般涌至松江县城,东、南、西三面被围,情势万分危急。为完成“死守三日”军令,吴克仁数次出城督战,置个人生死于不顾,身先士卒带头冲锋,终将敌势压下,战局渐呈稳定。

11月8日夜半,死守松江三日的军令已经胜利完成,夜10时到11时之间,一些军官主张立即撤出松江,以争取主动减少伤亡,但吴克仁坚持一定要守到午夜12时,否则不算圆满完成军命。

直到9日凌晨,吴克仁才下令突围,他让郭汝栋军长先行撤离后,才率指挥部人员和王公玙从北门突击,向昆山方向金山方向急进。此时我方上海守军已纷纷撤下,大量人群车马拥上公路,加之日军迂回部队堵截要道,情况极度混乱。吴克仁拒绝了随行人员另择小路的建议,坚持指挥部队攻下敌军阵地,打通公路,使人群得以通过。

11月9日下午,吴克仁率余部抵达青浦和昆山交界的白鹤港,准备从这里越苏州1河西去昆山,但河桥已被敌机炸毁。吴克仁当机立断,指挥部队涉泅渡河。这时天上敌机屡来轰炸骚扰,日军地面部队迂回在附近搜索,吴克仁临危不惧,镇定自若,沉着指挥。傍晚时分,正当部队渡河即将完毕,突有一支日军袭至,交战中,吴克仁不幸中弹牺牲,时年43岁。同时殉难的还有军参谋长吴桐岗等。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当时的国民党当局竟以缺乏确证为借口,仅仅宣布为下落不明且撤消了第六十七军的番号而不了了之。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还公开造谣诬陷吴克仁叛国投敌。

但是,凭空的捏造掩不住血染的事实,当年与吴克仁共同作战的前松江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王公玙先生,多年来仗义执言,出面证实吴克仁战死的详情,并经旅美报人田雨时先生于1981年撰文报刊,大声疾呼,真相乃大白于天下。

为了褒奖吴克仁将军的壮烈殉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于1987年2月,追认吴克仁将军为革命烈士。时隔半个世纪后,烈士的英灵终于可以安息了。

吴克仁烈士简介

吴克仁烈士是吉林宁安人。1915年,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兵科。1925年,赴日本炮兵学校学习。回国后,先后任东北陆军讲武堂炮兵研究班主任兼炮兵教导队队长、东北炮兵第18团团长、117师师长等职。1936年4月,升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7军副军长,随军长王以哲驻延安,执行合作抗日的协定,为红军输送弹药物资。不久,升任第67军军长,率部驻防皖北、豫东地区。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吴克仁指挥所部在津浦线姚马渡阻击南下的日军中岛师团。后因上海战事吃紧,吴克仁率部调往松江。1937年11月5日,日军第6、第18师团在杭州湾金山卫登陆,猛扑松江,企图迂回包抄上海。吴克仁奉命死守松江三日,以掩护上海守军撤退。吴克仁率部在松江苦战至11月8日夜,终于完成死守松江的任务。9日,率余部从松江突围。傍晚,吴克仁余部撤退至青浦白鹤港时与日军穿插部队遭遇,交战中,吴克仁中弹牺牲。

吴克仁烈士生平经历

淞沪抗战阵亡的最高将领

吴克仁(1894-1937)字静山,满族,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出生于吉林省宁安县三道湾一个农民家庭。童年入乡塾受启蒙教育,民国成立后入县城高小和中学肄业。宁安地处国防前线的牡丹江流域,曾备受日、俄侵略者蹂躏之苦,吴克仁目击身受,壮怀激烈,遂立志弃文习武,考入保定军官学校第五期炮兵科学习,毕业后分派皖系边防军服役。直皖战后被张作霖收编,从此进入奉军。因吴学术优良,在一、二次直奉战中屡立战功,先后由排长、连长升至营长。1925年被选派赴日本入炮兵学校深造,翌年学成回国,任东北讲武堂炮兵研究班主任兼炮兵教导队上校队长。1928年夏,张作霖于返奉途中被日本关东军炸死,张学良出任东北保安总司令后,着手整顿奉军,炮兵教导队改为炮兵教导团,吴克仁任团长,后来改任为东北炮兵第十八团团长。1930年张学良为提高东北炮兵素质,又派吴克仁赴法国考察炮兵,回国后升任东北讲武堂炮兵研究班少将教育长。吴精心治学,将在国外学到的炮兵战术传授给学员,为国家培训了大批炮兵指挥人才。1933年春,日军侵略热河,吴克仁被任为国民革命军第一一七师副师长,编入以王以哲为军长的第六十七军,参加长城抗战。

1934年春,张学良自欧回国,因在意大利期间受法西斯主义影响,高唱“拥护领袖”口号,接受蒋介石所委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职,调东北军南下“剿共”。吴克仁时任一一七师师长,率该师自北平清河镇进驻河南光山,对红二十五军作战。是年9月,红二十五军自鄂豫皖西撤,进入陕南,张学良奉蒋介令,派王以哲率六十七军开赴陕南追击。中央经军到达陕北后,蒋介石改委张学良为西北“剿匪”副总司令,督率王以哲等部进攻陕北,在榆林桥、直罗镇两次战斗中被红军歼灭了近三个师之众。张学良既遭到红军的沉重打击,又在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争取下,认识逐步转变,终于在1936年4月在洛川与周恩来会谈,达成东北军与红军合作抗日的协定。此时吴克仁已升任六十七军副军长,随王以哲进驻延安,与参谋长赵镇藩共同协助王以哲执行张学良与经军达成的协定,负责对陕北红军输送弹药物资,保护红军人员来往的安全。东北军虽然是支军阀部队,但通过和红军的频繁接触,思想很快发生了变化,许多爱国军官和广大士兵强烈要求停止内战,打回老家去。吴克仁痛感祖国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欺凌为军人之耻,故1936年春即参加了张学良为首的东北爱国进步军官秘密组织“抗日同志会”。

西安事变爆发后,王以哲留西安协助张学良处理军政大计,吴克仁则率六十七军移驻陇东平凉地区,监视蒋军朱绍良部的行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亲自送蒋介石回到南京,被蒋扣留,东北军内部因此发生混乱,王以哲竟被孙铭久等少壮派所杀。六十七军官兵闻耗,极为愤激,纷纷要求进兵西安为王以哲报仇。吴克仁与王以哲友谊素笃,虽亦极悲痛,但为顾全大局,力予劝阻,使东北军避免了一场更大的自相残杀的灾难。

王以哲遇害后吴克仁经西安抗日联军总部委为六十七军军长。1937年2月,东北军被迫调离陕甘,东移苏北、皖北和豫东地区。六十七军军部移驻界首,各部分驻阜阳、涡阳、沈丘等地。所辖五个师经过整编,合并为一零七、一零八两个乙种师。

六十七军整编完毕,即爆发了卢沟桥事变,吴克仁当即率全军将士请缨。7月13日,蒋介石在庐山发布动员令,东北军刘多荃、吴克仁两面三刀军皆在动员之列。吴克仁接到动员令后,即集结全军经商丘、徐州开赴沧州,接替自平津南撤的二十九军正面阵地。8月下旬,六十七军又奉命驰赴大城,接替二十九军王长海部,堵击独流出动的日本侵略军。当时二十九军在西起姚马渡、中经马厂迄小卫庄一线构筑阵地防守,六十七军开到大城后,即在左翼姚马渡扼守拒敌。

8月21日,日军向津浦线发动新的攻势。吴克仁率六十七军对沿子牙河南下之日军中岛师团进行了顽强的阻击。但因正面二十九军于9月11日向南撤退,六十七军亦不得不于16日放弃姚马渡,辗转经献县到达邯郸,拨归商震指挥,担任防守临名关的任务。10月15日,日军土肥原师团猛攻临名关,六十七军在敌军猛烈炮击下,死伤惨重,渐不能支,要求商震增援,商震拒不派援。16日,吴克仁被迫率军南撤,到达新乡休整。

吴克仁对河北前线各军将领保存实力、怠于作战,致被日军各个击破,非常痛心,前往南京向蒋介石陈述,要求调离北战场。这时上海战局吃紧,蒋正苦于无兵可调,遂将该军迅速运至安亭。

淞沪抗战自8月13日爆发后,南京统帅部为了打破日本侵略军迫我作城下之盟的企图,提出了不惜任何牺牲守住大上海的口号,先后投入了八下五个师的兵力,在北起宝山,中经江湾、闸北,东迄浦东、川沙约一百公里的弧形陈地上,与日军展开了极其惨烈的搏斗。日军虽然投入了二十余万人,挟其优势的火力,历时两个多月,攻势迄开进展。但至10月下旬,淞沪战场形势开始逆转。10月31日,日军突破我左翼方面军大场防线,威胁中央方面军侧背。适于此时吴克仁率六十七军开到战场,经第三战区前敌总司令陈诚拨归右翼方面军张发奎指挥,作为右翼的总预备队,驻军青浦。

11月5日,日军第六、第十八、第一一四等三个师团及第五师团之国崎登旅团在金山卫登陆,获得滩头阵地后即直扑松江。张发奎当即命令吴克仁率六十七军协同四十三军郭汝栋部及松江专员兼保安司令王公(王与)死守松江三日,以掩护上海守军撤退。6日傍晚,吴克仁率六十七军赶到松江。当时郭汝栋所率四十三军仅存残部五六百人,武器又窳陋不堪,而六下七军则军容严整,装备齐全。吴克仁向王公(王与)了解敌情后,即命令一零八师师长张文清率部防堵城西之敌,一零七师师长金奎壁出新东门迎击北犯之敌。金师出击后,与日军谷寿夫师团先头部队遭遇,杀敌人五六百人,敌被迫后撤。该师三一九旅旅长吴骞负重伤,三二一旅旅长朱之荣光荣牺牲,团、营长亦伤亡多人。7日下午,敌谷寿夫师团大队开到,将金师击溃,直趋苏州河左岸。张文清率一零八师开出城外,敌人崎登旅团即已接近松江城垣,乃令三二二旅旅长刘启文率部占领松江城至石湖荡之线。7日中午,刘旅在三十号桥附近与敌遭遇,刘启文力战阵亡。敌军遂突进到松江城西关大桥附近,与夏树勋三二四旅展开激战。至8日下午,战况愈趋激烈,夏旅伤亡惨重。吴克仁以战况紧急,乃亲自出城督战。坚持到8日半夜,吴克仁以守城任务已经达成,遂与郭汝栋、王公(王与)商定突围,令六十七军向昆山撤退。9日黄昏,吴克仁在指挥部队渡河时不幸中弹牺牲。时年仅43岁。他是抗日战争初期最早为国捐躯的一位军长。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一战功成!李牧如何一举击垮匈奴?

导读:李牧是战国时期四大名将之一,他衷心为国,最终被处死,可谓悲惨至极。但是他一战功成的雁门关战役却一直得到人们的称赞,...详情>>

秦孝文王赢柱姬妾夏姬——赢政的祖母

夏姬(约公元前297-公元前242年),秦孝文王赢柱的姬妾,秦孝庄襄王异人的生母,秦始皇赢政的祖母。夏姬一生时运起伏,刚长成的她...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