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对越反击战最倔师长边贵祥:罢官坐牢,随便!越南俘虏我一个不放!

来源:讲历史2019-06-19 10:42:25责编:金大元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中越战争时期,我军涌现出了许多的英雄人物,今天我们说的这位边贵祥,堪称对越反击战最倔师长,这是怎么回事呢?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越军曾喊…

中越战争时期,我军涌现出了许多的英雄人物,今天我们说的这位边贵祥,堪称对越反击战最倔师长,这是怎么回事呢?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

对越反击战最倔师长边贵祥:罢官坐牢,随便!越南俘虏我一个不放!

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越军曾喊出过一个口号:“消灭163,活捉边贵祥” ,还将其写进了作战宣传手册里。能被越军指名道姓叫阵的中国将领,在这场战争中并不多见,足见越军对他的痛恨程度。这个口号中的主角,就是在战争中歼灭越军最多、仗打得最硬、打越军打得最狠的广州军区陆军第55军163师师长,边贵祥。

边贵祥是河北人香河县人,1928年出生,16岁参加革命,曾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对越自卫还击战等战役。河北的开国将军,虽然多,不过大多数没有参加过长征。河北的将官,在抗日战争后参加的革命,边贵祥1949年的时候还是一位团长。

据了解,边贵祥因为打抱不平而参军的,当年一位调戏妇女的国军团丁被边贵祥打死。后来,国军派兵来抓他,边贵祥在逃亡的路上遇到了八路军。边贵祥和许世友上将一样,武行出身,天生就是一个当兵的料,作战勇猛著称。抗战时期,边贵祥和3名日军拼刺刀的时候,一发炮弹在附近爆炸,他的左眼被弹片击中,成了“边瞎子”。

边贵祥负伤5次,左眼被打瞎,手、腿、头、腹均有弹坑,有些弹片在体内伴随了他一生。在他去世后,从骨灰中吸出了3块弹片,最大的有花生米大。最为惊奇的是,在另一次战斗中,边贵祥的右睾丸被子弹打穿。这可是男人的命根子,由于医疗水平低,睾丸发炎,医生建议摘除,边贵祥死活不答应,最后还是医生做他思想工作:二缺一没有关系的。

对越反击战最倔师长边贵祥:罢官坐牢,随便!越南俘虏我一个不放!

听到一声这么一说,边贵祥将军笑逐颜开:“阿弥陀佛,万幸,万幸,我老边家不该绝后。”旁边的医生护士都被他逗笑了。

163师共歼敌5000余人,比排名第二的165师足足多出2000多人!该师在战斗中共有4个单位、7个个人荣获荣誉称号。按理说,如此战功卓著的部队,师首长一定也会获得相应的功勋荣誉,让人意外的是,163师师长边贵祥没有什么个人荣誉。究其原因,这和边师长高远通达的品格和鲜明的个性大有关系。他在战中、战后都多次说,自己不做“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163师有什么功绩都是战士拿命换的,荣誉应该给战士。相反,在作战中出了差错,边师长则大包大揽到自己身上。

他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战斗中,边师长的的确确在一个重大问题上“抗命不遵”,并说出了至今让人肃然起敬的话:“我宁可被罢官,也不会放过一个越军俘虏!放了他们,就是害了我们战士!”有人认为,边师长后来受到内部处理和这件事大有关系。

俗话说“强将手下无弱兵”,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后,有着“军中猛张飞”之称的东线总指挥许世友,安排边贵祥带的163师担任主攻任务,显然许总指挥很欣赏这个像他一样勇猛的虎将。

对越反击战最倔师长边贵祥:罢官坐牢,随便!越南俘虏我一个不放!

边贵祥不负众望,指挥163师一路攻向谅山。由于攻势过猛,竟然不小心触到了指挥部设定的攻击底线,许世友绕过55军,直接给边贵祥打电话“训斥”,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是划下底线的,就是攻占谅山后,不越过穷奇河。

谅山市被穷奇河一分为二,我军计划攻占了河北部地区后,就停止了攻击,以示这是惩戒性战争,不是要继续向南打到河内去。而攻击谅山的163师完成预定任务后,有一个连不知是激战中打得兴奋过头,还是余勇尤盛,攻克穷奇河大桥后又越过河,狠狠地追杀越军。结果许世友打电话大骂边贵祥“打太猛,犯错了”。不过许世友并不是真骂,163师攻占谅山而且过了奇穷河,大有直逼河内之势,越南上上下下乱成了一团,许世友听了后哈哈大笑,用河南糙话讥讽:“吓劈了不是!”

边师长在还击战中,还有一个故事是拒不释放越军俘虏。战斗中,163师歼灭大量越军,也俘虏了不少越军。战斗还在进行中,却传来一个令许多官兵不解的命令:“释放越军俘虏,归还缴获物资。”

我军在革命战争年代的确经常这样做,对大量被强行“拉壮丁”来打仗的蒋军士兵,我军俘虏后,愿参加我军的发军装,愿回家的就地释放,还发给盘缠。这样的处理方式,既感化了很多蒋军,也减轻了我军负担。

可现在出境和外军作战,和国内的革命战争有着天壤之别。这些被俘虏的越军,大多是越南当局铁杆的“英雄战士”,是严重威胁我军的敌人。在战争正在进行的过程中就地释放越军俘虏,不仅我们牺牲和负伤的战士血白流了,他们极有可能马上回到越军阵营继续与我作战,我们的战士可能会付出更多血的代价!

所以,边贵祥师长一接到这个命令,顿时冒火:“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哪有战争还没结束,就急着释放敌人俘虏的道理!”

他手下的参谋为慎重起见,建议向上级说明一下这个问题。边贵祥不同意,他很清楚这种匪夷所思的命令,是因为特殊年代刚刚结束,一些与实战不相符合的思维在作怪,反映问题根本没用。而一旦打电话质问他们“妥不妥”,反而挨一顿熊,还带来更加麻烦的问题:本来可以找个理由不执行的,你请示确认了后,是执行还是不执行?

边贵祥斩钉截铁:“自古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些俘虏我一个都不放!放了他们,他们立刻又会拿起武器,这对我们牺牲的战士不公平,对我们战士生命不负责!我是师长,有人要怪罪,就处分我吧,罢官,坐牢,随便!但这些俘虏就是一个不放!”

边贵祥硬是顶着压力,一直到对越自卫还击战胜利结束,才释放了部分俘虏。他给自己的儿子取名“边防军”,点点滴滴都想着国家和人民,让我们牢记边贵祥的名字,永远不要忘记。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