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传统文化

这个皇帝淫母霸妹,禽兽不如,竟一次将四姐妹全玩了

1970-01-01 08:00:00 来源:讲历史 责编:讲历史

世界上最可笑的一种事儿,称得上风纪败坏、人伦无常。最好玩的是,很多“看客”不但容忍别人私下干坏事,还暗地接纳了半公开、半透明的“恶心事”。举个简单的例子吧,皇帝后宫的秘事,既丧失了人性,还弄丢了人伦,粗略听听,实在是太倒胃口了。

这个皇帝淫母霸妹,禽兽不如,竟一次将四姐妹全玩了

这段真实的后宫故事,就发生在公元453年,还要提到刘宋王朝24岁的年轻帝王——刘骏。他刚登上皇帝宝座没几天,便迫不及待地露出了“禽兽加混蛋”的嘴脸。这个精力旺盛、胡思乱想的年轻人就爱两件事:

一,杀男人——干掉他腻味的所有亲眷和臣下;

二,玩女人——跟他相中的任何女性(包括骨肉)睡觉。

其实,刘骏也不是一块“香饽饽”,否则,太子尊位就落不到别人头上。既然老爹不待见,他在雕栏玉砌的后宫,就没靠山。能掏心掏肺的人,只有同样不得宠的母亲——路氏。这位出身建康的江南美女非常“护犊子”,她可以深闺寂寞、独守空房,唯有刘骏是她漫漫长夜里一点渔火、一盏灯光。她对儿子无原则的疼爱、偏袒,几乎到了纵容、包庇的地步,即便刘骏猪狗不如、伤天害理,她也舍不得站出来叫停。

这个皇帝淫母霸妹,禽兽不如,竟一次将四姐妹全玩了

刘骏春秋鼎盛,身体倍儿棒,万千美女便成为他日夜欢娱的归宿。不仅那些从民间征集的女孩子遭殃,就连朝廷命妇、皇室宗族都逃不出刘骏的手心儿。

荆州刺史刘义宣是刘骏的叔父,他的四个女儿自幼养在皇宫里。小姐妹长到青春花季,个个儿杏眼桃腮、妩媚亮丽。刘骏一闻到女儿香就骨酥肉麻,他才不管什么至亲骨肉、人伦大道呢,居然把姐儿四个召上龙塌,一起睡了。《资治通鉴》里明确记载,公元454年,“帝淫义宣诸女”,刘义宣恼羞成怒,随即挑头儿造反,结果连同16个儿子全被诛杀。铲除了这棵眼中钉,刘骏更加肆无忌惮,他干脆把这四位漂亮妹妹请到人前,一一封为嫔妃。据说,四姐妹中,年庚第二的楚江郡主最美。这姑娘天生丽质,竟然美到了勾魂摄魄、令人不可思议的程度。她“善宠专房”,生下一名男婴——刘子鸾;可惜,这娘们儿命短,死后被慷慨地封作了贵妃。

这个皇帝淫母霸妹,禽兽不如,竟一次将四姐妹全玩了

像楚江郡主这么幸运的,毕竟是凤毛麟角。刘骏对身边的绝色女子,哪有什么情义?说白了,都是赤裸裸的玩物。路太后居住的显阳殿,已经变成了皇帝公开的妓院。跨进这道门槛的女人,只要稍有姿色,谁也不能全身而退。路太后耳闻目睹又能怎么样?她不想管,也管不了,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更何况,她老人家在这方面,绝非旁观者,也并不清白。

大概,刘宋极不光彩的“母子乱伦案”,能正史中留下了一笔,也属绝无仅有。当然,南北朝的史家各怀心腹事,你说你的,我写我的。“乱伦案”拢共就两个版本——曾历仕宋、齐、梁三朝的沈约,著《宋书》;先后任职于北魏、东魏、北齐三代的魏收,执笔《魏书》。一件事,两支笔,读来却大相径庭。

《宋书·后妃列传》说得相当含糊:“上于闺房之内,礼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后房内。故民间喧然,咸有丑声。宫掖事秘,莫能辨也。”《资治通鉴》的说法似乎稍显明朗:“上,闺门无礼,不择亲疏尊卑。流闻民间,无所不至。”看来,刘骏恣肆放荡、纵欲乱伦确有其事,他竟敢在母亲房里玩女人。至于皇帝跟谁玩、怎么玩?恐怕只有天知道。尽管“丑声”在外,“民间喧然”,史官也查不到水落石出,姑且存疑备考吧。沈约先生“打哑语”,或是真糊涂,或是“为尊者讳”?想必,遮羞的意图更大一些。

魏收先生可不在乎沈约的“尊者”,他没做过刘宋的官,犯不着替人“隐恶”。《魏书·列传》赤裸裸地切开亮着,再埋汰、再牙碜也无所谓。一处说:“骏淫乱无度,蒸其母路氏,秽污之声,布于欧越。”另一处还找补了几句:“四年,猎于乌江之傍口,又游湖县之满山,并与母同行,宣淫肆意。”写得有鼻子有眼,这种说法几与《宋书》暗合。

Copyright © 2015-2018 讲历史 www.jiangli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晋ICP备200061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