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谢道韫简介及生平事迹,大户人家出身为何晚景凄惨?

2020-11-06 10:42:14 来源:讲历史 责编:大大锤

东晋著名才女谢道韫的才华,我们很早就在教科书中领略过了,她虽然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子,也出身大户人家,但是她的晚年却非常凄惨。

虽然我国的封建史是由男权社会主导的,但这并未妨碍奇女子被载入史册。

四大美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仅靠一副好皮囊,就能在青史上留下姓名;孟母、钟无艳、长孙氏,以忠孝贤德闻名于天下,更是成为后世的道德楷模。

不过,在两千年的封建史上,世人终究对女子有着偏见。千古留名的奇女子中,反倒是女子占了少数。将历朝历代的才女归拢到一起,也不过百人之数。

毕竟,在腐儒的眼中,做学问是男人的事,女人就该活在“妇道”的囚笼之中,不应该抛头露面。正是这种偏见,让大多数才女的人生都成了悲剧。这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蔡文姬、李清照、谢道韫三个女人了。

三岁识音律,七岁可辩琴的蔡文姬,靠《胡笳十八拍》名动千古;婉约派的翘楚李清照,以无数名句万世垂名。可她们一个颠沛一生被迫三嫁,如乱世之浮萍;一个遇人不淑真心所托非人,晚景凄惨。

谢道韫原本可以安宁的过完一生,她的家世背景远比蔡文姬、李清照显赫。按理说,出身高门大户的谢道韫,完全不必为生计发愁,嫁入豪门的她理应光辉灿烂地度过余生。谁能想到,赢在起跑线上的谢道韫亦逃离不了千古女才人的厄运。

而她的人生悲剧,更是从儿时的一句清谈开始的。

西晋司马氏政权是依靠士族官僚的支持取得的,西晋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世家大族完全控制的大一统王朝,可以说,士族是西晋王朝维持统治的阶级基础。

八王之乱就是发生于中国西晋时期的一场皇族为争夺中央政权而引发的内乱,因皇后贾南风干政弄权所引发。这次动乱共历时十六年,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元康元年(291年)三月到六月,持续三个月;

第二阶段,从元康九年(299年)到光熙元年(306年),历时七年。

核心人物有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八王。西晋皇族中参与这场动乱的王不止八个,但八王为主要参与者,故史称这次动乱为“八王之乱”。

可以说,“八王之乱”是中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皇族内乱之一,当时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的破坏,导致了西晋亡国以及近三百年的动乱,使之后的中原北方进入十六国也就是五胡乱华时期。也是因为西晋末年的乱世,最终导致司马氏南迁。

最终,司马家族在江南士族的帮助下建立了东晋王朝。

虽说乱世初定,但这一时期的司马皇族,已基本失去了威望。当时的世道上,流传着“王与谢共天下”这句话。

所谓的“王与谢”,说的就是两大江南世家,琳琅王氏与陈郡谢氏。

谢道韫,生于谢家,她的父亲是安西将军谢奕。虽然当时的谢家已属豪门,但此时还没到鼎盛期。很多历史学家认为,谢道韫出生时谢家就已可与王氏相提并论,实则不然。谢家发迹于淝水之战以后,虽谢道韫的叔父曾担任宰相,但此时的谢家尚处发展阶段。

那么,后来的谢家有多显赫呢?

虽然,这个家族没有发生过石崇斗富一类的炫耀事件,但谢家的地位却凌驾于皇室之上。古往今来,能与东晋王谢两家相提并论的,或有三国时期的曹家、曹魏时代的司马家。这两大家族的地位,连皇室都为之忌惮。

谢家的发迹,要得益于参加了淝水之战的谢玄(谢道韫的弟弟)和谢石。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淝水之战在战争史上的地位相当重要,这场战争的结果直接决定了历史。若淝水之战中谢氏落败,那么,中原大地将被北方蛮族侵略,也就不存在后期的“南北朝并立”了。靠着打赢了淝水之战的功劳,谢氏成为与琅琊王氏同等的豪族。

可以说,魏晋南北朝的任何宗室,其名望都无法与谢、王两家相比。南梁侯景之乱时期,侯景曾向当朝皇帝请婚,希望与王谢两家结秦晋之好。不过,梁武帝萧衍却并未应允,只是说:“王谢门高非偶,可于朱张以下访之。”为了安抚侯景,萧衍便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与王谢联姻不成,只能退而求其次地与萧氏皇族联姻,这足以说明当时的皇族门第远不及王谢两家。

史料中并未明确记载谢道韫的生卒年,不过,根据其丈夫的生卒年和她与谢玄的姐弟关系来推敲,谢道韫应赶上了谢家的崛起。不过,即便谢道韫出生时谢家还不算最显赫的高门大户,起码也是宰相之后。出生在这种家庭中的谢道韫,自然接受了家人安排的“精英式教育”,成长为标准的大家闺绣。

曹雪芹《红楼梦》第五回有“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云: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其中“咏絮才”用的就是东晋才女谢道韫的故事。

话说,谢道韫在年幼之时,便已展现出超凡的才情。

东晋时期的文人喜欢清谈,所谓清谈,说白了就是文人雅士凑在一块说些令俗人摸不着头脑的禅语,发表于现实无甚作用的高谈论阔。后世文人所说的“清谈误国”之风,大抵于此时有了苗头。时人学问高低,看的不是做出多少实绩,而是在清谈上有多少建树。

某日,前宰相谢安召集了家中的年轻后生,大伙聚在院子里赏雪。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喜欢清谈的谢安饶有兴致地询问子侄:“大雪纷纷何所拟?”在现代人看来孩子都有童真,所以,谢家的丫头小子们说出什么异想天开的答案来都不足为奇。

谢郎,也就是谢道韫的兄长脱口而出:

“撒盐空中差可拟。”

大雪纷飞,就像有人在天空中洒了一把盐一样,这比喻不可谓不贴切。然而,在谢安看来,谢郎的回答差点儿意思,这答案太过寻常没有诗意。

谢道韫脱口而出道:

“未若柳絮因风起。”

这个清新脱俗的答案让谢安不由得动容。

“大雪纷纷何所拟?未若柳絮因风起。”

谢安十分高兴,当即说侄女有“咏絮之才”。

还有一次,叔父谢安问她:“《毛诗》中何句最佳?”

谢道韫答道:“诗经三百篇,莫若《大雅·嵩高篇》云,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

谢安大赞其雅人深致。

但此时的谢道韫,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套与众不同的思维,正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弹指间,谢道韫已到了婚配的年龄。正值二八芳龄的谢道韫,是谢家的骄傲,每天登门游说的媒婆踏破了门槛。可谢道韫是个眼界极高的女子,她想像叔父谢安一样,成为在仕途中颇有建树的宰相之才。遗憾的是,她终究只是女儿身,逃不过女大当嫁的命运。

古人的婚姻观相当狭隘,男女之间首先要符合门当户对这一条件。司马氏人丁不兴,谢家瞧不上,放眼整个江南,能配得上谢家才女的唯有王氏公子了。经过几轮筛选,最后谢安选中了王羲之的后人,王凝之与王徽之。

这哥俩生得是一表人才,是王家青年一代的佼佼者。

不过,谢道韫对他们并不感冒。

王凝之,只是个胆小怕事的鼠辈,他行事作风颇为扭捏,根本没遗传老爹王羲之的细胞。

相比之下,王徽之倒是坦荡直率,可他却年少气盛,总会做些令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一如雪夜访戴逵。

思来想去,谢道韫选择了保守一些的王凝之。

再嫁入王家那天,婚礼十分风光,京城士子为之侧目,大家无不对王凝之羡慕嫉妒恨。新婚之夜,谢道韫看到王凝之清秀帅气的脸庞时,也得到了一丝心理安慰。可仅在婚后不久,这丝心理安慰便荡然无存了。

在爱情这方面,最重要的是志趣相投,三观相合。若两人的价值观不同,连共同语言都没有,何谈幸福?相比之下,李清照比谢道韫幸运得多,至少她的丈夫赵明诚的才学和眼界足以与她匹配。

谢道韫与王凝之接触的时间越长,越觉得丈夫的眼界见识一般,两人虽表面上情投,但却很难达到意合这一境界。

在古代,人们的婚姻观念相当保守。王凝之虽然唯唯诺诺,但好在老实巴交。女人出嫁从夫,既然生米煮成了熟饭,那便只有凑合着过了。

谢道韫打心眼里看不起自己的枕边人,可是,她还能做些什么?

可以说,自谢道韫产生了“迁就”这一想法时,他们婚姻间的悲剧就已悄然铺陈了。

婚姻生活不美满,谢道韫便只能通过其他渠道品味生活之乐趣。谢道韫生平喜好做学问,于是,便以“王夫人”的身份出席了诗会、谈会,在聚会上与成名已久的文人谈古论今。王凝之是大家之后,自然免不了出席这些场合。每当有才子提出问题刁难王凝之时,谢道韫总会在旁边旁征博引帮丈夫解围。

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王凝之是个书法有成却不通学问的庸人,他的夫人谢道韫却是当世罕见的才女。

当时的文人济尼曾评价谢道韫:“王夫人神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这句话说的是谢道韫的气度已超出闺房秀仪,在礼教废弛的东晋时期这绝不是贬义,而是对谢道韫气度的由衷赞叹。可以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获得这样的赞誉是相当难得的。

谢道韫的才学,绝对担得起济尼的评价。

没过多久,王夫人便在圈子里打响了招牌,但凡有文人士子举办聚会必将请帖送到府上。可惜的是,谢道韫生前曾作不少绝句,但流传下来的却只是凤毛麟角。

夫人声名鹊起,可王凝之却仍停留在原地。王凝之自幼受父亲熏陶,耳濡目染,所以他的字在当时亦属上流。然而,人们只道王凝之是王羲之之后,对他有太多的期盼。王凝之的才学,与他的书法并不匹配。

或许是因为他的文学天赋太过平庸,亦或是人们对他的要求太过,所以在圈子里混了许多年,王凝之仍声名不显。王凝之目睹了夫人与自己在名气上的巨大落差,急于证明自己。可每次参加聚会时,他仍不得不躲在夫人身后,看谢道韫挡在身前帮自己解围。

失去存在感的人,总想通过某些方式证明自己的价值。王凝之无法在学问上有所建树,所以他便醉心于钻研“五斗米教”。受方士文化、道家思想的影响,时人对方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曾看过一篇文章分析,东汉末年乃至魏晋南北朝江南地区流行伤寒症,所以方士们以五石为材料,炼制“五石散”。这种重金属超标的药物,让服用的人身体发热,甚至,产生幻觉,魏晋人士大多狂放的原因大抵在此。

王凝之受人蛊惑,也加入到了炼丹、炼药的行列里。

在古代,钻研方术绝对是件费钱费力的事。王凝之将大笔钱用于购买丹砂,从此躲在房间里研究方术,不再出门。原本他的学问便不济,因炼丹荒废学业后愈发鲁钝。学会炼药的王凝之将公务甩手于人,所以他的事业停步于会稽县令无法寸进。更悲剧的是曾让他引以为豪的隶书,如今写起来亦有退步。

看到丈夫执迷于此,谢道韫三番两次地好言相劝,希望他不要将精力浪费在此道上。殊不知,王凝之之所以将精力诉诸于方术,就是因为谢道韫的名气所带来的巨大落差。王夫人的劝告,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他嘴上说着改过自新,可每天做梦时仍在念那些谢道韫听不懂的神仙咒语。

谢道韫彻底对这段感情心灰意冷,倒不是因为她生性凉薄,而是王凝之已无可救药。与其尝试修复,倒不如不管不问,至少两人还有一双儿女,婚姻不会轻易破裂。

就这样,王凝之与夫人打了十多年冷战,直到灾难杳然而至。

孙恩、卢循发动兵变,灾祸蔓延到全国各地。没过多久,叛军便打到了会稽县。王凝之是一方县令,自不可抛弃百姓逃命。谢道韫找上丈夫,希望他能组织城内守军做出抵抗,莫要坐以待毙。

王凝之说自有打算,他吃下一大把丹药,然后拿着几柱香,在屋子里画了几张鬼画符,念念有词地说了些什么。王凝之信誓旦旦地对谢道韫表示,自己已沟通了道祖,敌军攻来时自有天兵庇护。

谢道韫对王凝之彻底绝望,她仿佛已不认识眼前的愚人。

《拟嵇中散咏松诗》是谢道韫模仿嵇康的《游仙诗》而作的。她倾慕嵇康,赞扬他无所畏惧的高尚人格。同时,通过王子乔乘鹤升天的仙话传说,也写出了自己对于人生苦短、命运难测的伤感:

遥望山上松,隆冬不能凋。

愿想游下憩,瞻彼万仞条。

腾跃未能升,顿足俟王乔。

时哉不我与,大运所飘揺。

可以说,谢道韫的人生悲剧,皆是因嫁给此人而起。她错生在了谢家,在享尽了人间荣华的同时,却又不得不承受不由自主的婚姻。

嫁给这样的庸人,无疑是人生最大的悲剧!

谢道韫这才意识到,她本就是这世间的柳絮,她的一切遭遇都是因风而起,自己根本无权决定命运,只能受人摆布!

天兵有没有来,谢道韫不知道。敌兵攻城,谢道韫不愿坐以待毙,于是,便亲自提着刀,带领不愿归降的城中守军殊死抵抗,期间还亲手杀了几名叛军。然而,还是因寡不敌众,谢道韫终独木难撑,被孙恩的手下逮捕。

当谢道韫被带到孙恩面前时,已对现实心灰意冷的谢道韫凛然不惧,说道:“事在王门,何关他族!必其如此,宁先见杀!”言下之意,就是孙恩谋反是因为王氏家族,所以与其他无辜百姓没有瓜葛。如果真的要大开杀戒,那么,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孙恩感慨谢道韫的高洁情操,并没有为难她。

满城的王氏子弟皆遭屠戮,孙恩果真如谢道韫所说,没有殃及池鱼。谢道韫和王凝之有四子:王蕴之、王平之、王亨之、王恩之,一女成人后嫁给了庾氏。但据《晋书·列女传》记载,谢道韫的子女在孙恩之乱中全部遇难了。

一场变故下来,偌大的王家竟只剩下了陋室空堂。晚年的谢道韫,在会稽城孀居。不甘寂寞的她,在城中开办讲堂,以此赚些银钱度日。谢道韫与王凝之之间是否仍有感情,我们不得而知。总之,这个女人在中年时并未改嫁,她已对婚姻失去了向往。

在作《泰山吟》时,谢道韫的心境已古井无波。她这一生经历了荣耀与落魄,所以对物是人非已有自己的见解: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

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

非工复非匠,云构发自然。

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

逝将宅斯宇,可以尽天年。

我国古代才女诗作,多以阴柔见长,以宛转细腻见胜,而谢道韫的这首《泰山吟》,却充满了阳刚之气。女才子大笔挥洒,气度非凡,不让须眉。《晋书》本传更是记她“风韵高迈”、“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这首诗可见一斑。

谢道韫的学堂更是门庭若市,时常有年轻人前来听这位女先生讲学。谢道韫坐在青纱帐中,稳坐如钟,将自己对人生的感悟教给这些年轻人。在学堂放假时,她亦会领着外孙漫步在会稽的湖光山色中。

这年,绍兴迎来了十年不遇的大雪,在鹅毛大雪中,谢道韫恍然间看到那个当初在庭院里念着“未若柳絮因风起”的小姑娘,柳絮因风而起随风而逝的是她半甲子的人生。在柳絮落下之前,谢道韫经历了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如今的她,就像是积雪一样,任由寒风凛冽,已无法在她的心中掀起任何波澜了。

孙恩之乱平定不久,新任会稽郡守的刘柳前来拜访过谢道韫。谢道韫究竟跟他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事后,刘柳逢人就夸奖谢道韫说:“内史夫人风致高远,词理无滞,诚挚感人,一席谈论,受惠无穷。”谢道韫的后半生写了不少诗文,汇编成集,流传后世。后人再提起谢道韫,便有这么一首诗:

当时咏雪句,谁能出其右。

雅人有深致,锦心而绣口。

此事难效颦,画虎恐类狗。

——宋·蒲寿宬《咏史八首·谢道韫》

Copyright © 2015-2018 讲历史 www.jiangli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京ICP备2021006170号-2